我昨晚做了一个梦。 我来到一个偏远的小镇,在这里生活。我在这里认识了一个爱摄影的女生,我和她成了最好的朋友。她带着我整天到处采风,但她最爱的是婚礼拍摄。不是婚纱照那种影楼风,而是去参加婚礼的时候拍下婚礼上的各种没人关注的细节。例如,落寞的前任强忍眼光、偷吃的小孩四处张望、妒忌的闺蜜面露不屑等。 她第一次带我去参加的婚礼,据说是镇上一户大户人家的大小姐出嫁。婚礼是很豪华很气派的西式婚礼,在宽广的草坪上举行,热热闹闹从下午一直到晚上。本以为这会是一个愉快的夜晚,但在最后新郎邀请新娘上台共舞时,却发现…

今天是2016的最后一个工作日,清晨出门依旧是冷风扑面,却在上班路上偶遇这日出带来的美丽云霞。突然就觉得,老天都这么给面子,在这最后一个工作日为博我一笑而拼尽全身力气,那我是不是也应该洗心革面把年终总结赶在最后一个工和日结束前完成?于是在喝完一杯咖啡后,我抱着十足的诚意打开了博客。 Bobby说中午要过来找我吃饭,这个午餐对我来说非同寻常。虽然他只是去五羊邨面试,然后中午顺道过来找我聚个餐,抽个烟,然后算是正式对这一年做个告别了。我记得,在2013年还是2014的最后一个工作日,来看我的是陈小多…

上周出差,去了北京。说来还是第一次进京呢,真是惭愧,连首都都没去过。这次借着独自出差,正好小游了一下京城。天气相当给力,从我到达那天起就一直是大晴天,空气质量相当好,一直到离开前一天,才开始有雾霾。 星期三晚上到的,多年不见的旧同事饺子大哥给我接风,带我去吃了高老四羊肉汤。话说这位饺子大哥,是在十年前的老相识了。当时他从北京调来广州,刚好和我是同一个部门。十年前啊!我那时还是一个纯纯的少女。有一天晚上,饺子大哥在QQ上突然找我聊天。他说,来广州一周了都没有去过任何地方,现在借住在朋友家里,平时都…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总会偶然间泛起一股万物皆虚的感觉,没来由地觉得一切都没有意义。不管是离乡千里外出打拼还是留在家乡坐食山空,也不管是挥金如土或是穷困潦倒,都不过是匆匆一生罢了。这么想来,人活在世,本身就是一件没有意义的事情。所以说,别随便思考人生的意义。 在《失乐园》里,凛子总是把死亡挂在嘴边,而每次高潮过后,都宣称自己愿意在高潮中死去,最后她和情人双双殉情,且是在高潮中吞下毒药,也算是如愿了。而《单身男子》里,Matthew Goode和Colin Firth在黄色的灯光下共坐一把沙发安…

Hello,姐姐我回来了。其实也并没有去哪里,只是最近杂事太多,也没有什么心思上来更新。但重点是,我发现只要是超过一周的游记,我都好容易写着写着就没影了。看,这就是三分钟热度的人最讨厌的地方了,什么事情都做不完整。但这一次我要鞭策自己,决定下剩余的几天的全部一次性写完,哈哈哈。 年纪大了,具体的行程感觉也记不太清楚了,那就直接介绍一下去过的几个印象深刻的地方吧,谁先谁后也并不那么重要了。 二条城,是德川将军行府。很多人去了之后,一直在揶揄人家堂堂大将军住的地方这么小又这么破。其实吧,在亚洲,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