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准备好说再见了吗?-2018。

下班的时候走出写字楼,天已经黑了。带着一点寒意的风从侧面吹过来,捎来一阵烟火的味道,是对面酒楼的烧鹅。我忍不住用力吸了一口气,突然一股奇怪情感伴随着烧鹅味像烟花般在我的胸腔点燃开来。那是什么呢?我努力想了想,有点恍惚,站在街灯闪烁的路边,车流从身边经过,我以为自己还是25岁。 几乎都还没来得及开始,2018年就这么过去…

19 梦中杀人第N次

突然又做了一个杀人的梦。刚开始的时候,我清楚知道自己是在做梦,于是我也不问为什么要杀人,只知道在那满是玻璃隔间的写字楼里,每一个晃动的人头都是我的目标。我有枪,但我并不知道自己枪法如何,想起自己在吃鸡游戏里的惨败,于是也不敢贸然行动。正前方的办公大厅灯火通明,有十来个人在里面加班,人数太多不好对付。这时,我发现大厅左边…

4 两本书

我不想每一次都以“好久没来了/没更新了”来开头,虽然我的确是这样。大概是确实对很多事情真正的失去了兴趣,我的生活褪成了黑白色。到底是什么磨灭了我对生活的热情,我想恰恰是生活本身吧。 为了消磨时间,最近读了些书。既然生活没有什么好说的,不如谈谈最近读到的比较喜欢的几本书。 《遗落的南境1:湮灭》- [美] 杰夫·范德米尔…

4 凌晨4点30

凌晨4点20分,我终于放弃挣扎。于是从床上爬起来,给自己胡乱调了一杯乱七八糟鸡尾洒,准备看一会书。刚坐下又想起,这个博客要是再不更新是不是也不用白续费了。嗯,好吧,也算是个更新的好时候。 说来奇怪,极少生病的我,这次已经算是今年的第二次发烧了。连烧两天,烧得死去活来晕乎乎的,混身疼,皮肤疼关节疼眼睛疼小便赤疼,简直有一…

3 不要丧。

我告诉自己,不要丧,不能丧,不,许,丧。但是没有用,该丧的还是丧,谁也控制不了谁,更别说自己。 今天有位朋友也很丧,工作不顺利到一个极点,2017大家都在飘,她也不例外。离开工作了4年的公司,拿到了大厂offer,进去之后却在3个月之后便匆匆告别。之后去了现在这家资本雄厚的公司,却遇上无比难搞的下属小团体,虽然提前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