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造梦 / 第5页

梵高先生

     点上一根烟。隔夜的胡茬,深吸一口,没有烟圈,火光熄灭。     在黄昏的广场与雕像相偎而坐。脱掉上衣,奔跑穿过深邃的小巷,青筋毕露,脚步仓促,没有目的。我们像孤独的路灯,生来只是为了这样眺望。   &…

老夏梦游记 之 梦长廊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拒绝梦境。它就像是命运,永远在掌握之外。它是一瓶迷魂药,一步一步将你引向未知的黑暗深渊。而你,除了服从,别无选择。在离奇荒诞的梦境国度里,即使死亡,也是在不费吹灰之力的瞬间。 1.梦长廊       夜深了,我在漆黑中闭上眼睛。睡意袭来,我便如死去一般。       身边熙熙嚷嚷…

欲望干洗店

  1.     我常常在这样晴朗无云的下午出门游荡。所谓的常常,也就是一个星期一到两次。穿着背心中裤人字拖,去干洗店放下衣服,然后便去坐地铁。从初始站坐到终点站,一号线坐到六号线,把每条线都坐一遍。在城市的内核穿梭,像迷惘的土拨鼠,拼命找寻出口。拍下无数人的脸,耗到天黑,然后回家。            城市像一个巨…

蝎子+蜘蛛=梦

        凌晨,我在梦里,和燕子分吃一只蝎子。红烧的,一人一条蝎子腿。然后燕子满嘴都是油,手里晃着那条蝎子尾巴,问我:还要不要?在梦里,仍然有一阵恶心涌上心头,醒了。         看看窗外,天才微微亮,有点起风了。继续睡过去。又做梦了。一只大蜘蛛从墙边慢慢爬下来,爬呀爬,爬呀爬,从我的脚底慢慢爬上来。爬到脚背…

金蝴蝶

       昨晚在梦中,他似又回来了。夹在我与另一个男人之间。另外的那个男人有着臃肿的身材与松驰的肌肤。背部靠近尾龙骨处穿了洞,硬生生的挂了一只金色的蝴蝶。没有流出的血液,只有周围发黑的皮肤。触目惊心。        而他,夹在我与金蝴蝶男人间,孜孜不倦的数落着我的不是。一直一直,没有停。        我在黑暗中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