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是六月了,而这半年来,广州的晴天屈指可数。没完没了的阴天,没完没了的暴雨。偶尔难得有一丝阳光,也是透过厚厚的云层再投射地面。纵使热浪充天,却感觉局闷不已。我曾经很喜欢广州的天气,因为这里有最热的夏天,也有着最湿冷的冬天。然而,这种极端的天气却走向另一个极端,沉闷的极端。有时候在上班的路,清晨的车辆在高速公路上飞驰,我看着窗外划过的雨点和乌云,突然再也找不到让我留恋的理由。有人说,你孤身一人,无牵无挂,去哪里不都由自己决定吗?说来轻巧。要离开一个生活了十六年的城市,谈何容易。 今天一位旧朋友突…

我有一个微信群,我曾经把它命名为“寂寞的心俱乐部”。群成员嘛,加上我一共是5个人,2个大学同学,2个是进入社会后认识的朋友,都已经有十多年了。我取这个名字两个含义,一方面是字面意思,因为成员是两个大龄未婚女青年,一个离异单亲妈妈,一个是与社会稍有脱节的人妻人母,大家平时聊的话题无非是一些感情方面的事情,所以所谓寂寞不过是对感情现状不满的一个统称;另一方面,我觉得这个名字挺好听的,虽然听起来有点让人想入非非,但是也挺好玩 的。 后来有一天,朋友把这个群的名字改为了“闺蜜”。说实话,我对闺蜜这个词,…

这个夏天要热疯了。不敢轻易出门,除了上下班,基本上都是呆在空调房里,所以头发皮肤都干燥非常。身体严重缺水,已无多余气力思考所谓诗意人生的命题。 昨晚又梦见相机失灵,那种感觉很焦急,却又无可奈何。曾看过解梦,说相机失灵是朋友出卖的预兆,庆幸是都没有发生。我的朋友们很好,对我也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跟包包又联系上了,她还是亲切的叫我蜻蜓。然后用一些开放的外国人思想来教育我,好吧,我承认我受用了,我会向你学习的,包大人。 咳嗽终于好了,今晚要和小黑去吃酸辣粉,还有神秘嘉宾哦。哇咔咔,好期待。 这个时…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我失去的都是人生。-- -- 关于我爱你 噢,是的。我喝醉了,醉得一塌糊涂。和平路4号,现在都变成什么样子了啊。这里曾经有我们最放肆的青春,还有丢失或找回的爱情。两个老女人以一种沧桑的姿态再次回到这里,物是人非,唏嘘不已。 以前相熟的部长在眼前晃来晃去,但是我们却怎么也想不起她的名字。想当年,她剪着男仔般的短发,干练清爽。如今已经长发束起,更有韵味也更美。 我们互相看着对方好久,她终于走过来寒喧:好久没来啦!当拿到她名片的那一刻,我和小黑两个终于找到答案,哦!终于记起来了!她叫…

当你凝视深渊时,深渊也在凝视你。--尼采如是说。 不可否认地,人在一个环境里呆的时间过长,将会无可救药的适应这种环境,甚至可能就此死去而不自知。 我总坚信,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个深渊,在那里你见过多黑暗就有多黑暗。但是,幸运的总是大多少,只有极少数不幸的人会找到并踏入这个深渊之中。通常,我们称之为抑郁症。 我们害怕阳光,害怕人群,害怕欢乐。只有安静,自我,悲伤,甚至自残才可获得安慰。 我鼓励朋友自我沉淀,但自制力不强者还是少沉为妙。因为你可以畅游上岸,同时也可能遇溺。 燕子,要坚强,我们还是爱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