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爱在浪琴湾

      我依然清晰的记得,那年,那海,那人。     在车厢里疯狂的唱歌。爬上高高的礁石打太极练瑜珈。把洁白的床单铺在海边,喝着红酒看星星。   在月光皎洁的海滩上撒尿。摇摇晃晃的走着“之”字路回小木屋。包包满脚是沙的挤上我的床和我抢枕头。   顶着辣辣的太阳捡了一堆的贝壳然后丢弃。         我们手牵手在海…

1 落幕

  当我看着你们幸福的笑脸,以及那些在我的耳边萦绕不散的关于喜悦的呼吸,我便慢慢的,慢慢的退下去。有没有看见?有没有看见?那本来只是一丝丝的裂缝,已经渐渐扩散成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它在我的心里,固执的刻下铬印。撕裂的痛。     在梦里,我远远的看着你们,看着你们幸福的时光。很美,很美。美得我自惭形愧,落荒而逃。   …

0 空心人

  何时开始,我成了一个空心人。     我的心里没有想依靠的人,没有想亲近的人,没有想撒娇的人。     有时候晚上睡不着,想找个人说说话,我的脑海里如何出勾画不出一个人的轮廓。翻开电话薄,竟然也找不到一个可以打打电话或发发信息的人。当然,我指的是男人。关系好的,可以讲讲心里话的,大多是已经有GF,在这样暧昧的时候,…

0 虚荣

  我常常说,我是一个虚荣的女子。今天有朋友问我,你怎么理解虚荣?     我自认虚荣,因为我有太多的追求,而这些追求往往又是自己能力范围以内的。我是一个贪图安逸与享受的人,但是也非常认同这些安逸与享受是自己努力所得。我喜欢美好的事物,于是也在为这些美好而努力。例如,华服。尽管我快要25岁,但是我认为仍然不曾失去美丽的…

2 男人≠阿四?

  每一次去超市,我都会突然的想要一个男人在身边。别无其他,只是为了我实在负荷不来那沉重的物品。而在精神方面,我似乎已经习惯了独自的形式,突然多了一个人,竟觉得突兀。     曾经一小男生问我:“你一个人住,从来不觉得累吗?找个男人照顾你吧,你从来不觉得需要吗?”           “当然觉得需要,不过只是在我去超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