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苟且

给大家拜个早年

还有8天就过农历新年了,广州的天气潮湿无比,外热内冷,像极了回南天。今天没有运动计划,于是晚饭后出门散步,雾气朦胧,路遇一只黑白色的流浪猫在不远处撒欢奔跑。 楼上的租客似乎在上周就已经回乡过年了,头顶的安静格外明显,睡眠质量也提升一个档次。至于对门,继上一篇年更后,有道友在评论里催更八卦。讲真,我现在对对门已经厌烦到入…

年更 :对门的邻居

上一篇日志竟然是一年前了,时光荏苒,日月如梭。自过完农历新年后,我便开始了无业退休生活。大部分的时光都在独自中平静度过,每天睡到自然醒,只做自己喜欢的事,虽然都是毫无意义却让人愉悦的事情,仔细打扫房间,准备一日三餐,保持运动,追剧看书,撸猫,偶尔出门见见朋友。除了邻居噪音扰人和没有收入以外,这对我来说简直是完美的退休隐…

冬日物语

终于,广州入冬了。 师傅问我几多度,我说十几度,师傅回我以一串无奈的省略号。然,这就是广州的冬天,不管你接受也好拒绝也罢,十几度的冬天是属于广州最后的倔强。空气开始变得干燥,因缺水而紧绷的皮肤竟然让人有一种年轻了的错觉。但错觉终究是错觉,眼周的干纹和日益膨胀的眼袋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我:留给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朋友圈里…

尬聊

昨天下班电梯里基本都是公司同事,我站在最里面,靠近电梯门左边是技术总监,右边是财务总监,中间站着一个新来的中心经理。说新来也不算新吧,有大半年了,但是相对于我们这种老油条来讲,这还是个新人。没有倚老卖老的意思,但是新人应该有新人的觉悟,那就是少说话多做事,特别是不要随便和不熟悉的同事尬聊工作以外的事,因为你有可能永远不…

偷鸡的下午遇到猫

下午上班无所事事闲得出汁,感觉再这么久坐下去下肢也差不多瘫痪了,于是默默起来到楼下散个步。没有什么目的,就纯粹动一动让下半身血液循环起来。走着走着似乎听到了两声猫叫,果然前方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正穿过马路。快步上前,发现这是一个很瘦弱的小橘猫。趴在路边的井盖上低头舔着。我一看,原来井盖中间缝隙有刚才环卫工人淋花洒下的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