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苟且 / 第64页

流金岁月

       悠悠夜上海的音乐,昏黄色调下,隐于窗角的复古女子。 是在等待轮回的爱人寻觅,还是静候夜的凋谢?         华丽的吊灯,红艳的布帘,宛如时空的流转。 上海一九四三,消失的旧时光。             红绿相映,那些淡而恒久的忧伤。 回忆站在门外,执意不肯离去。 我说忘了吧。 你却一遍又一遍的唱着:…

烟.绿万

  生命有如一支香烟 碳渣、烟灰和火 有的人匆匆吸完 有的人细细品味。                        --曼纽尔·马查多(ManuelMachad)   时而飘散 时而聚集 这就是我 这就是一切。                       ——波德莱尔(Charles Baudelaire)

暴雨

     黄昏,一场暴雨如突然的灾难,从天而降。        公司楼下大厅里,被暴雨阻滞的人们,闹哄哄的等待。我站在落地玻璃前,仰起头。一道银色的闪电划破长空,迷人的曲线闪耀着死亡的绚丽色彩。        你发来信息,好痛。我的心揪成一团,窗外的雨水滴滴滴落在我的心里。我说,外面狂风暴雨。你说,面包总会有的。我的鼻…

派比安的世界

  派比安来了。     人们由毫不在乎,转而变得战战兢兢。     整个城市突然一片萧条,飞沙走石。地铁旁边的通道,铁皮被吹得“嘭嘭”作响。     穿黑色连衣裙的短发女子,头顶紫色的伞一步一小心。突然一阵强风吹来,“啊!!!”她吓得缩成一团,动弹不得。     身穿大花瓣长裙的女人,裙摆被风吹起,如孔雀开屏的孔雀般…

一杯咖啡的时光

  七月,是一个悲伤的月份。因为的酷热的天气,因为感伤的余兰节,因为狂暴的台风天。     下午趁没什么事干,跑去天河城星巴克买咖啡。因为台风,路上的行人和树林都被吹得东歪西倒的。在回来的途中,风太大了,我被吹着一路小跑。头发太长,吹得好乱。眼睛跑进好多沙子,快睁不开。我突然的流泪了。为什么在这样的情景,我会突然如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