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造梦

1老夏梦游记 之 梦长廊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拒绝梦境。它就像是命运,永远在掌握之外。它是一瓶迷魂药,一步一步将你引向未知的黑暗深渊。而你,除了服从,别无选择。在离奇荒诞的梦境国度里,即使死亡,也是在不费吹灰之力的瞬间。


1.梦长廊

      夜深了,我在漆黑中闭上眼睛。睡意袭来,我便如死去一般。

      身边熙熙嚷嚷吵得很,我的身体也一摇一晃的,美梦要继续可不是一般的难,唉。我睁开眼睛,原来是在公共汽车上睡着了。死党大熊和田鸡正在兴高采烈的聊着什么,我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头脑昏昏沉沉的。

      我探出头看了看窗外,吓了一跳。公共汽车不是开在宽敞平整的公路上吗?怎么一摇一晃的,好像开在山路上!正当我纳闷不已的时候,车停了。司机开了前后门,扭过头大喊:“车坏了!你们都下去吧,乘下一辆吧!”车上的人听了纷纷往车门涌,转眼间载满了人的车厢便空了一大半。唉,真是够倒霉的。“走啦,还在聊!”我很泄气的叫他们两个,然后便领先下了车。谁知道我刚下车,车门便“砰”的一声关上了,那两个家伙还在上面呢!我使劲拍着车门,紧张的大叫:“大熊!田鸡!”他们两个竟然完全没听见一样,依然聊得口沫横飞,无视我的存在。这时汽车开动了,我疯狂追上去,竭廝底里的大叫。但是汽车不但没有停下来,还对我放了一个恶毒的的臭屁,呛得我直咳嗽。

      真是见鬼了,不是说车坏了吗?这时候竟然开得飞一样快!真是倒霉透了,最可恨的是大熊和田鸡那两个家伙,竟然丢下我一个人!我忿忿回头,准备等下一班车。可是,眼前的景象让我说不出话来。是的,眼前没有任何的东西,没有车,也没有任何人!那,刚才涌下车的那一伙人跑哪儿去了?!还有就是,这不是高速公路吗?公共汽车怎么开到高速上面来了?热辣的阳光直刺刺的照着沥青公路,反射出耀眼的光,我感到一阵晕眩。其实我明白,更让我晕眩的,是这一连串发生的倒霉怪事。

      无奈向前走去,在这种情况下,只能寻找出口了。如果运气好的话,应该很快会遇上高速的出口。顶着火辣辣的太阳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看见出口了!我快步跑上去,却一下子住了。这不是高速出口吗?怎么……

      从高速上俯瞰,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军营。远处飞扬的五星红旗在佑大的军营里显得是那么渺小,一排排的坦克整齐的停放在训练场上,还有小型的直升机场。操练场上有士兵在列队操练,发出整齐而响亮的脚步声。我看得双眼发直,有点呆呆的。不过,怎么说呢,这个军营虽然表面上气氛很庄严肃穆,但实际上却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

      这时,身高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把我吓得几乎心肌梗塞。“喂,你是干什么的!”

      我转过身,看见一个小老头,脸上的表情很威严!可是还没等我回答,他的脸竟然忽的笑成了一朵花。“哦,原来是新兵啊!呵呵,失敬失敬。刚才没吓到你吧?”

      新兵?我没听错吧?这,怎么回事啊?

      老头伸出手来,帮我整理了一下我头上的什么东西,慈祥的说:“军帽歪了哦,让爷爷帮你整理好。”

      军帽!我的头上竟然戴了军帽!我怎么一直没发现?!一低头,身上竟然是绿色的军装!

      事到如今,也只好配合一下这个老头了。我的脸笑得有点像抽搐:“哦,呵呵,谢了。谢了。”

      “好了,赶快回去吧。”老头好心的说。

      “好,再见!”我不知道哪里发神经了,竟然“唰”的对老头敬了个军礼。

      老头笑得更欢了,我一溜烟的跑了。

      沿着高速出口的阶梯一直往下,在尽头处是一道铁门。我几乎是想都没想,就推开门走了进去。

      即使前面发生的奇怪事情已经让我的吃惊程度升至极限,但是,眼前的景物还是让吃惊跨上了一个新高度。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条长廊。是一条可以用金碧辉煌来形容的长廊。地上是厚厚的积雪,被天花上巨大华丽的水晶吊灯散发出来的明艳光线照得更显雪白无比。长廊两边是精致的壁画,色彩绚丽夺目,而壁画的上下方用浮雕花边围了起来,浮雕上镀着一层薄薄的金粉。几乎每一样东西都在闪闪发光,我有点眼花。突然忍不住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哇,这里可不是一般的寒冷,怪不得积雪那么厚。

      美景当前,当然要拍照留念了!到时候回去跟大熊和田鸡好好炫耀一下,哼,那两个没义气的家伙,只怪你们没眼福了!嘿嘿。我兴奋的掏出数码相机,对焦,按下快门!咦,怎么回事?我的快门失灵了吗?再试一次, 这次要照个全景。怎么搞的?!在按下快门的瞬间,LCD里的长廊全景竟然变成了模糊的壁画一角!而且,闪了几下后竟然消失了,根本保存不了!试了好多次都是同样的结果,哎,看来是相机坏掉了。我只好把相机装回兜里,准备穿过长廊。

      才走了一半,长廊尽头忽然闪过一个人影。我快步追上去,出了长廊,右边是旋转而下的陈旧木楼梯,一个女军官正沿着楼梯往下走。显然是听见了我的脚步声,她回过头来,看见我,非常吃惊。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我……”我突然灵机一动,“我是新兵。”

      “哦,原来是新兵啊。”她的语气缓和下来,“那怎么跑这里来了?”

      “哦,我迷路了。”我只好随便撒了个谎。

      “哦,这样啊。那好吧,你跟我来,我带你出去。以后别再随便闯进来了。”

      我跟着她下了两层楼梯,再穿过几条阴暗的通道,便突然是一另片天了。这是军营里一个宿舍大院,有篮球场,饭堂,还有小士多。现在似乎是午饭时间,怪不得我饿到不行。到底要怎么领饭呢?我看别的士兵就这样手空空的去领了就走,于是也硬着头皮去拿了一份,竟然没有人发现我是个冒牌货!我心中暗喜,捧着大碗坐到院子里的大榕树底下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但是,我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那个我刚刚从里面走出来的大门。那只是一扇看上去很普通的铁门,但是里面很昏暗,从外面根本看不见里面的任何东西。虽然铁门的半边敞开,但是似乎从来没有人走进去或是走出来过,除了我以外。铁门上用白色的油漆写了两个醒目的大字:止步。到底是什么人止步也没说,一般都会有什么“来客止步”、“非工作人员止步”诸如此类的啦,难道这个是所有人止步?

      我就这样盯着铁门发呆,饭吃完了碗还一直捧在手里。这里,一个男兵在我身边坐了下来。我扭头看了他一眼,这张脸我不认识。不过,他有一种奇怪的亲切温暖的气息,像是我相爱已久恋人。他微笑的看着我:“在发什么呆?”

      我看看铁门,又看看他。“你知道那里边是干什么的吗?”

      他摇摇头,“不知道,不过好像从来没看见有人进去过。”

      “为什么?那门不是开着的么?”我更好奇了。

      “门是开着的没错,但是里面似乎透露出一种未知的危险气息,所以从来没有人进去过。没有人知道真正的原因,但是却对它怀有恐惧,都尽量躲开。”经他这么一说,我才发现所有要从那铁门前走过的人,都好像要绕一个弯,尽量离它远一点。而铁门附近,也没有任何人在聊天或是吃饭。它就像是一个随时要爆炸的定时炸弹,大家都小心翼翼的避开它。

      “营里面有禁令说不许进去吗?”我又问。

      “没有。”

      “那就奇怪了,你们都不好奇吗?”我很纳闷。

      “你好奇?”他盯着我的眼睛,似乎有一点点害怕。

      “嗯,我要进去看个明白!”我把碗放在地下,站了起来,双手叉腰,意志很坚定。

      “那我陪你。”他也站了起来。

      “不用,我一个人就够了。”我大方的摆摆手。

      “不行。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去冒险。”他很坚持。

      我的心里流过一股暖流,更加相信他就是我一时大意忘记了的恋人。

      没有任何要准备的,说去就去了。天气非常炎热,一丝风也没有。即使是刚才坐在树荫底下,还是热得满头大汗。但是现在站在铁门外,竟然觉得非常凉快。但是不可否认,里面透出来的凉气,让人情不自禁有点颤抖。我突然想起了什么,于是把相机掏出来,试了一下。快门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我的心里不禁透出一丝寒气。

      回头看了他一眼,碰到他坚定的眼神。我点点头,吐出两个字:“走吧。”

      深呼吸一口气,我便一脚踩进这未知的天堂或地狱的黑暗里。温度非常低,满身汗水在一瞬间干透,全身的毛孔在这低温室中马上全部打开,鸡皮疙瘩串起的程度让皮肤刺痛。光线昏暗,但是仍然可以依稀分辨方向和道路。

      凭着前一次的记忆穿过几条阴暗的通道后,前面便突然出现了一束洁白的光。如果没有猜错,前面就是长廊的入口了。我停下脚步,回过头想告诉他目的地要到了。但是,身后没有任何人。誓言不攻自破。现在,除了孤身前进,我没有退路。

      当我再次站在长廊的一端,思想亦随之被美景所俘虏。我静静的凝望这一切,然后掏出相机。就如我所担心的一样,相机失灵了。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拍下任何一个画面。事到如今,没有其他的办法。我只好慢慢欣赏这长廊里的一切,把它刻入脑海中。唯一让人觉得遗憾的是,我没有向大熊和田鸡炫耀的资本了。

      我仔细欣赏精致的壁画,突然发现,这好像是一个完整的故事。

      一个身穿军装的女人意外闯进了秘密的长廊,被其中美景所吸引。想用相机拍下景物留念,此时相机却失灵。无奈之下,只好驻足观赏廊中壁画。这里长廊里下起漫天大雪,将她淹没。

      当我看到最后一幅的时候,咦,是什么飘落在我肩上?哦,原来是下雪了。多美啊,可是我该走了,这里实在是太冷了。突然发现动弹不得,低头一看,身体已经有大半陷进雪里。雪越下雪大了,我大声呼叫 ,声音却被疯狂飘落的雪覆盖。而我,一点一点的被淹没。

      被冻醒了。原来是踢掉了被子,怪不提那么冷。我把自己重新卷进被子里,再次沉沉睡去。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

共有 1 条评论

  1. 2007年10月18日 上午10:29
    有点好看。继续加油!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