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造梦

18长梦

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在站前院篱笆边上,身旁站着两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女人,正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前方不远处是个足球场,十来个人正在里面训练,足球在草地上滚来滚去,相当愚蠢的样子。噢,原来前方在训练的那伙人是我们这些女人的丈夫,而我们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太太团了。我突然醒悟过来。

训练结束,三个大汗淋漓的男人结伴往我们这边走,我身边两位太太热情朝他们挥手。嗯,这么说来其中一个估计就是我的丈夫了。他走到我跟前,捏捏我的脸,说了句什么。我却看不清他的脸,也听不清他说的啥。然后他绕过我,和另外那两个男的进屋洗澡去了,我身边的两位太太也跟着进屋转厨房里去忙活午饭。嗯?这是群居生活?

我没加入做饭的行列,决定出门转转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出了门,我绕着篱笆往房子后方区域走去,毕竟前方就是个一目了然的足球场,没什么好看,不如看看后面躲着的是什么。绕到房子后面,我发现这是一片密集的住宅区,理论上这应该是一片密集的别墅区,但又不完全是这么回事儿。因为这些小别墅除了独幢配个小前院之外,就再没其他配置了,没有花也没有草,更不要说猫和狗了。所有的小别墅似乎都没有装修过,清一色的火砖外墙,二层结构,放眼望去一幢连一幢全是暗红色。我突然想起来,出门前我回头往屋里看了一眼,似乎房子内部也是火砖墙和水泥地,相当原始。不管是前后还是左右,相邻的别墅之间都是大概1.5米宽的小巷,我顺着我家后面的小巷慢慢往前走。刚那个算是我家吧?还是应该叫宿舍?毕竟是群居的。

相当安静,我只听见自己的脚步声。抬头看天,灰色的,没有云。到底是哪里不对劲?我突然反应过来了,没有风,一丝都没有,应该说没有空气流动的感觉。但我不觉得闷,感受了一下,呼吸还是顺畅的,只是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类似腐败的味道?我放松不下来。突然发现前面路面上躺着个什么东西,有点像…一个人?我还是继续往前,直到离那个人大概5米的距离才停下脚步。准确来说,这是一具尸体。我以前没见过死人,但是眼前这个人的确是死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我又不是傻逼。

怎么办?报警?不说我还没发现我竟然没有手机。摸摸口袋,真的没有。喊一嗓子?我感觉这方圆十里都没人似的,再说了喊什么啊,杀人啦?咦,我怎么知道这人是被杀的?那如果把人喊来了会不会怀疑是我杀的?我一动不动,脑子里快速做着各种可能和假设的判断。这人死了多久了?竟然没有发臭?不是没发臭,而是整个上空整个空间里都是尸体腐败的味道。是的,这是一个空间,别墅群、足球场,都密封在这个空间里,我突然意识到刚才那个足球队员和他的太太团们是这个空间里仅存的活物,包括我。

意识到这一点我瞬间转身往我的宿舍快速跑去,这时我感觉到了风,不,应该说是空气的阻力,软绵绵的混沌的,像是在水里跑步。速度快不起来,但我还是顺利跑到了宿舍前院的篱笆入口。没来得及停下大喘气,我几乎忘记呼吸了。前院水泥地上躺着五个人,两位应该在准备午餐的太太,还有三位应该洗完澡的足球队员,其中一位还应该是我的丈夫。都变成了尸体,我根本不用上前确认他们断没断气就能确定他们都已经死透了。这他妈到底是什么情况?!尸体怎么处理?就让他们风干?这些人到底是谁?他们有名字吗?重点是,我是谁?从哪儿来?在这干嘛?要去哪?妈的,这是人类终极问题探讨合集吗!研究哲学问题能别搞这么刺激的案例行吗!一堆死人在这里让我怎么办!我他妈又没在殡仪馆工作过!

这么说来,我是最后一个活人?混乱的脑子里突然跳出这么个想法。我突然有点慌,前面见到一具连一具的尸体我都没慌, 只是傻愣。但现在脑子里的这个想法突然让我慌了起来,如果我是最后一个活人,那最终的下场是什么?

(不好意思,即使没人关心结局我也不应该烂尾的,这不是什么创作,这是我真实的梦境,不好意思,我梦里的世界有多丰富你永远也想不到,气死了吧。)

周围依然是一片寂静,我站在篱笆入口努力思考下一步应该怎么办。眼前别墅的正厅的门是开着的,我往里面看,只有微弱的光线大概能辨认出水泥地板和火红的砖墙,似乎少了些什么。要不要进去?正犹豫间,突然发现屋里好像有个淡淡的人影,而且是站着的。是个活人?!我一阵狂喜,妈的,终于有救了!正要迈出步子,突然又硬生生刹住:这人是谁?前院躺着五具尸体,屋里却有个大活人?莫不是凶手?就算不是,活人可比死人威胁大多了。还没想清楚,屋里的人影竟然越来越清晰,最后直接从门里跨出来了,是个戴个棒球帽的高瘦男人。我死死盯住他,一有动静我就跑。

他刚跨出门就看见了站在篱笆入口的我,然后就定住了,一动不动。嗯,敌不动我不动,我心想。好像哪里不对劲?我发现他好像在抖?快速把他从上至下扫一眼,卧槽!他,尿裤子了?!我???这是什么情况啊!

扑通一声,他跌坐在地上,一边发抖一边缓慢往后退。我扭头往身后看一眼,没人。我回过头,一步一步向他过去。每走一步,他似乎抖得越严重一些,依然挣扎着拼命往后退。越来越近,我突然发现他竟然还在哭。他已经退到屋里了,我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地站在他面前,确认他此时确实是个失禁又流泪的弱鸡后,我快速打量了一下屋内环境。没啥好看的,因为是个空房子,没有任何家具和物品,只有两个活物,我和一个弱鸡男。

我刚想开口,他突然抢先一步低喊一声:“别杀我!” 这是什么意思?还没反应过来,他又哭喊起来:“求求你!别杀我!我把感应器给你!” 我真的是越来越糊涂了,什么感应器?缓了一下,我问他:“你……怕我?” 他微微点头,眼里是无法掩饰的恐惧。我又问:“外面那些人,是我杀的?” 我瞬间不淡定了,搞半天我竟然是凶手?然而看他那个吓得又失禁又流泪的样子,说不定是真的。深呼吸冷静一下,再问:“感应器?” 他哆哆嗦嗦从外套夹层里掏出个东西递给我,我接过一看差点没气死。他妈的这不是车钥匙吗?!感你妹的应啊!我用一种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看着他,问:“这车钥匙,感应啥?” 他说:“灵魂。” 这怕不是个傻子吧?我边想边低头细看手里的车钥匙,仔细一看只有一个按扭。

我轻轻一按,什么也没听见。一直坐着的弱鸡却突然一下子软了下去,直接卧倒在地上。似乎有什么东西从他身上离开,被吸进了车钥匙里,车钥匙突然微弱震动了一下。我知道这是弱鸡死了。突然好像拥有了最强大的武器一样,我心里疑惑依然,却再无恐惧。我转身出门,走到前院那五具尸体前,轻轻按下车钥匙,它震动了五下。我开始一幢一幢别墅扫,有时候会发现几具尚未腐烂的尸体,有时候只是个空房子。车钥匙越来越热,我在想,就当这个东西能收集灵魂吧,这东西收集了那么多灵魂是要干嘛呢?最重要的是,我到底是干嘛的?

收着收着,我竟然醒了。最终也没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毕竟做梦的事情,没法控制。

分享到微信

武陵红苗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共有 18 条评论

  1. 2019年8月19日 上午5:07

    有梦才好

    回复

  2. 2019年8月15日 上午10:57

    五年前自己写了第一个网站叫做“文艺的聚居地”,五年后再次把之前的破烂搬出来重新写了个网站“孤斗”,我在贴吧到处找寻,我以为没有人玩博客了,不再是那个年代。偶然路过这里,欣喜非常,望能交个朋友,一起继续玩博客。
    我也有记录梦的小习惯,在自己的网站开了个栏目“梦境”,望交朋友,已经链你~

    回复

  3. 2019年8月6日 上午11:47

    你居然能记得一清二楚!

    回复

  4. 2019年8月5日 上午10:07

    我一般做梦做完就忘了,其实梦里面还有很多想都想不到的事,哈哈

    回复

  5. 2019年8月3日 下午1:01

    😉 梦比较少

    回复

  6. 2019年7月22日 下午8:07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女人很可怕,尤其是喜欢做梦的女人 😛

    回复

  7. 2019年4月18日 下午8:34

    其实更重要的是你记得那么清楚,临醒来前的一个梦在睁开眼睛之前能记住,必须即刻记下来,否则也能洗把脸就忘了

    回复

  8. 2019年4月18日 下午8:34

    其实更重要的是你记得那么清楚,临醒来前的一个梦在睁开眼睛之前能记住,必须即刻记下来,否则也能洗把脸就忘了

    回复

  9. 2019年3月25日 下午7:52

    这个别墅区难不成是坟场? 😈

    回复

    1. 2019年4月10日 下午2:58 回复

      反正不是什么吉祥地方吧

  10. 2019年3月15日 下午9:44

    写想象作文的好手!

    回复

  11. 2019年2月24日 上午12:14

    下场是继续把梦做完?

    回复

  12. 2019年2月20日 下午9:50

    待续???
    回去继续睡?

    回复

    1. 2019年2月20日 下午10:46 回复

      后面还有一段没写完

  13. 2019年2月20日 下午12:58

    丈夫捏了你的脸,又去给队友搓背,队友去捏妻子的脸,所以全死了。
    结论是你的脸有毒。

    回复

    1. 2019年2月20日 下午2:48 回复

      哈哈哈哈妈的,你是不是想气死我

  14. 2019年2月19日 下午5:29

    最后一个,那爽了,能知道很多人生前的秘密

    回复

    1. 2019年2月19日 下午5:55 回复

      这脑路很清新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