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朋友

0三个A cup的女人

  
 
  在这一刻,我的脑海中竟然一下子空白,想不起任何关于这三个女人的画面。只是,心中的悲伤很鲜明。
 
  小黑问我,看完一场电影要两个小时,那么毁灭一个生命要多久?我除了愤怒,除了心疼,除了无奈,也就只有沉默。包包仍旧在遥远的德国为她未知的幸福努力着,而我们呢?日渐沉默。
 
  我的意识开开慢慢苏醒。想起初听小黑怀孕的消息时,笑着欢呼。我说怀孕是件大事情,这小baby可真有福,有那么多的人疼爱TA。小黑说女孩叫宁静,男孩叫致远,我看见她的眼神慢慢变得黯淡。
 
  包包总说她是一棵流浪的面包树,更是一落入尘间的妖精,只为爱情寻寻觅觅,终生不渝。我看着她在爱海中翻滚,伤痕累累。
 
  年前的时候,常常会相互夜半接到对方来电,那头尽是悲伤的哭泣。终于,这一天渐渐远去了。我们都知道,并非各自的生活变得多幸福多美满,而是因为那些悲伤已经太沉重,单薄纤细的电话线再也承载不起。各自封闭,各自沉溺。
 
  我曾戏说我们似是张小娴小说中的“三个A cup的女人”,换来的是哈哈大笑。在笑声背后,那些沧桑,看得一清二楚。
 
小黑,即使无法承受生活对你的苛求,但也至少给TA一个降临人世的机会。
 
包包,赶快与胖子一起回来,我要抱抱快乐的马太。
 
而我,你们都只道我只有一个愿望。
分享到微信

往时今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