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朋友

5等待

 
      从待产房出来,已经十点多了。一头轧进寒冷街头,华灯未灭。尽管天气寒冷,广州街头仍不泛行人。那个充斥温暖的明亮房间,等候生命降临的她,她,他,还有我。浓重的呼吸,间歇的呻吟,一浪接一浪。只是,也未及那胎中跳动的小心脏来得剧烈。如飞奔在原野中的骏马,铁蹄急促有力的敲打地面,铿锵有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鼓胀的肚皮,爬满褐红色的纹路,摸下去,温热而奇妙。她的手脚如注满水份般饱满,呈现初生的娇嫩。我轻轻抚摸她光滑的小腿,仔细端详稚气未脱的脸孔。但今天,她的名字,将由少女变成母亲。
 
     我们站在落地窗前眺望霓虹夜景,不远处是烈士陵园,还有旁边闪闪生辉的新冶。我说,年前你还在那里摇曳多姿挥洒青春,今天已在这里待产了。她仍旧露出可爱笑容,发出清脆声音。隔壁床位的女人不停发出带着哭腔的呻吟,身边的男人忙进忙出。我的心,是暖暖的感动。
 
     远在德国的包包在MSN上说,小卷毛又在踢脚了,每次都像开party一样,可以看见肚皮如波浪起伏。如此幸福的诉说。小黑生了一定要告诉我!她一次又一次的叮嘱。我们这三个女人,到今天发展成如此阵形。我也毫不谦虚的当上了妈妈,虽然只是干妈,但心内也被等待生命降临的喜悦填充的满满的。
 
     如果是女孩叫宁静,男孩就叫致远。小黑说。我常常嘻笑问她,宁静致远到底啥时候来?他们约了你几点?小黑总说,快了快了,应该在起来的路上了。
 
     亲爱的宝贝,当你“哇”的一声大吵大闹以宣告你的时候,请尽情舒展开你的喉咙。我会闻声起来,为你拍下珍贵的处女照。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

共有 5 条评论

  1. 2007年1月15日 下午10:52
    看了很多篇.你寫的.
    本想不留言,因為不曉得你是否會有一點感觸.
    但看了這篇,很溫暖.
    友情,始終是萬歲.
     
    fish

    回复

  2. 2007年1月15日 下午10:52
    对。

    回复

  3. 2007年1月27日 下午10:52
    那些花儿。。。

    回复

  4. 2007年1月28日 下午10:52
    你真可爱!

    回复

  5. 2007年1月28日 下午10:52
     
    真感谢你这样说。因为曾经不止一人说我一点也不热情一点也不可爱。嘿。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