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朋友

1再见K先生

  一别两年。有些人,需要经过岁月的沉淀,和长时间的分别,才会有一些话想要倾吐。就如K先生。是的,我叫他K先生。即使他比我小两岁,但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小男生了。言语间透露着谨慎,虽然还是不修边幅的样子,可是眼神间已有了沧桑。

  饭后,在正佳门外吹着大风的广场边坐下,热切的聊着工作的无奈与挣扎,和失业时游戏渡日的颓废。他是唯一一个如此支持我去北京的人,再无他人。也许他的话,是最客观不带私人感情。但同时,他对我也是有着太多的不了解。所以,他才会那样的分析。

  分离后再重聚,往往便喜欢作一些不切实际的比喻,说很多的如果。说如果当初我们都没有离开AC,现在会是如何。如果当初他没有去北京,会是如何。聊起很多他做决定的时刻,都是快而准。其实,一切的决定都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所谓的思考,有时只不过是让自己去说服自己接受这个决定而已。最终的结果,谁也不知道。

  再见他,让我有很多感慨,也惊觉时间过得飞快。我沉浸在自己的生活中,却也常常觉得困钝不知所已。我说也许我可以去做一个小小的编辑,过着轻松与世无争的生活。又或者,可以打着数据处理专家的名号去名正言顺的做一个机器人,那样也许会好过得多。也许生活中会少了很多担惊受怕,也不必日日夜夜缠绕在那繁复的语句中。

  今天填写转正报告,不知不觉试用期又草草结束。我在自我评估的工作业绩一栏里填了非常可观的数字以表明成就,但其实,那只不过是一场浮云。我所得到的,不过是一缕缕脱落的发丝,还有日益腊黄的脸。

  在K场里,陌生的面孔,我只停留短短两分钟。我们走的时候没有一丝留恋,但是这样的干脆,人生还有几次?会发脾气总是好的,人家不是说会发脾气说明还是年轻的吗?可怜的我现在只会“咕噜”一声吞了。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

共有 1 条评论

  1. 2008年7月9日 下午8:17

    每天都来看一看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