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朋友

8记,一位朋友。

已经是六月了,而这半年来,广州的晴天屈指可数。没完没了的阴天,没完没了的暴雨。偶尔难得有一丝阳光,也是透过厚厚的云层再投射地面。纵使热浪充天,却感觉局闷不已。我曾经很喜欢广州的天气,因为这里有最热的夏天,也有着最湿冷的冬天。然而,这种极端的天气却走向另一个极端,沉闷的极端。有时候在上班的路,清晨的车辆在高速公路上飞驰,我看着窗外划过的雨点和乌云,突然再也找不到让我留恋的理由。有人说,你孤身一人,无牵无挂,去哪里不都由自己决定吗?说来轻巧。要离开一个生活了十六年的城市,谈何容易。

今天一位旧朋友突然发来信息,询问近况。我一向相信缘份,爱情如是,友情如是,人生更如是。而我与她之间这段友情的缘份,想来也是奇妙。2011年的时候,我进行了一次为期3个月的东南亚之旅行,一路走了6个国家。在路上,遇到很多朋友,有些只是匆匆相遇,有些结伴走过一段旅程,但最后也都各散东西。我不喜欢牵强,因此也不会刻意去维系感情。但若是从心出发,有缘的人始终会留下,不是吗?我和她相遇在吉隆坡一个名叫“雷鬼宿舍”的青年旅舍,我在清晨到达,疲惫不已。店员说还有一个床位,但是是预留给一位客人的,她已经在去往机场的路上。我说,那不正好吗?她都已经去机场了,难道还会回来不成?于是,我说服店员把床位给了我,简单梳洗后便沉沉睡去。

然而安稳的睡眠并没有持续多久,我在吹风机噪音中朦胧醒来,看见床头的铁架上挂着湿漉漉的毛巾,一个女生背对着我,正在吹着头发。我翻了一个白眼,伸展了一下四肢,心想:这个女的好烦。然而那个女生却马上转过头来,向我连声道歉,很抱歉吵醒了我。看,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前一秒还觉得人家厌烦,后一秒面对人家的道歉,马上就觉得不好意思起来。于是我笑了笑说,没关系。然后她解释说本来她已经现在应该在飞机上了的,没想到赶到机场的时候,飞机已经飞走了。“噢,原来你就是这个床位原来的主人啊?”我反而不好意思起来。就这样我们算是认识了,由于我霸占了她的床位,而她吵醒了熟睡中的我,我们之间这场小风波却让我们意外的有了一丝小默契。

接下来那几天,她和我及我的同伴一起渡过。她的名字叫Sunmin,来自韩国首尔。我们一起在旅舍客厅里聊天喝咖啡,她问起我老挝和柬埔寨的情况,说自己的男友是越南人,因此对东南亚国家有着特别的感情。我的同伴是两位女生,偶尔晚上她们会结伴出去买宵夜,我懒得出去便留在房间看书,她们会给我打包回来。说来也是奇怪,相比之下她们相处的时间比我多得多,然而在分别的时候她却只给我留下了facebook和邮箱地址。那个时候,我没有想过我们还会再联系。毕竟在路上的朋友,共同走过一段便已足够,回到现实生活中,也许谁都不能理解谁。然而,我们却不知从何时开始给对方写起了邮件。并不频繁,却从没间断。

她回到首尔后,重新投入了生活和工作。她是一名护士,我可以想象她穿着白色的制服,轻声细语的照顾病人。她是一个温柔的女孩,想来应该也是一名贴心的护士。然后有一天,她告诉我她和越南男友分手了。再后来,她有了新男友。她给我发和男友的合照,那是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长得还真像韩剧里的帅气男主。直到前年,她告诉我她快要结婚了。我由衷为她感到高兴,她说如果婚礼的时候我又刚好有去韩国旅行的计划,那就正好能参加她的婚礼了。想想,真是一个美丽的愿望,不是吗?

然而在去年的一个傍晚,她突然发来信息说不结婚了,因为一些事情,他们分手了。那天晚上我们聊了很久,然而我却找不到合适的言语来安慰她。于是我们约定找个机会在香港会面,她届时会去香港有一趟考试,我们可以一起去香港和澳门玩一趟。然而我失约了,因为工作的关系我没能抽出时间。今年她来了杭州,我们却仍然没有见上面。但就在她到杭州的前两个月,我正好在苏州出差。我们约好一定要再找机会一起出游,然后却总因为各种原因没能碰上。去年国庆去日本的时候,我给她发信息说真希望她也在。上个月,她去了日本,在京都的伏见稻荷大社,她给我发信息说我也去了你去过的地方。命运总是这样让人无可奈何,不是吗?

今晚,广州又是狂风暴雨。她给我发来信息,说本周三她就要启程去丹麦,旅程结束后便会去河内生活大概2年的时间。我很惊讶她这个决定,她说她一位阿姨在河内开了一间幼儿园,她过去帮忙顺便学习如何管理一家幼儿园,同时也兼任老师。她始终没有说婚礼取消的具体原因,只说自己现在终于已经从那段失败的感情里走了出来,却感觉异常孤独,却也不知道如何去重新爱上其他人。也许去河内,会是一个新的开始。她说,你再来河内的时候,你可以来找我。我说河内真是一个混乱又迷人的城市。

我说,没想到在这么多年之后,我们却仍然保持联系。她说,是啊,我都已经29岁了。我说时间过得真是飞快。她说,是的。

这几年以来,每一次在计划旅行之前,我们都会告知对方,看看是否可以有机会相遇。然而,一直没有。但这根缘份的线却一直没有断,一直没有。

希望,我可以去河内看你。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

共有 8 条评论

  1. 2016年6月17日 上午10:47

    还真是同病相怜。。。

    回复

  2. 2016年6月16日 下午2:00

    前段时间去三亚。热死了。回到昆明才体会到真冷。

    回复

  3. 2016年6月15日 下午6:55

    这人为啥那么喜欢越南?两个人都用非母语交流?想想都累啊。

    回复

    1. 2016年6月16日 上午9:40 回复

      他们是在新西兰认识的,缘份吧,哈哈哈

  4. 2016年6月15日 上午12:04

    真是不同的心境啊 济南终于下雨,全城市民欣喜若狂

    回复

    1. 2016年6月15日 上午11:28 回复

      如果像广州一样连续下个半年。。。估计就不一样了

  5. 2016年6月14日 上午9:14

    我想,每一个决定一定是当下最适合的。倒是觉得她的生活从此进入了新的模式似的。。。

    回复

    1. 2016年6月14日 上午11:33 回复

      我也觉得是。我能不能说,其实我还挺羡慕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