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0七月照相馆

   睡到傍晚,起来出去照护照相片。隔壁街连着有三间蛮大的照相馆。我走进一间较为安静,光线稍嫌暗淡的。进到里面,只有我一个客人。装修和布置一看就知道是多前年陈旧的照相馆发展而来的。对这种照相馆有着莫明的好感。或许是因为以前家里也是开照相馆的,所以对这些装备并不陌生。进到里间,准备照相。师傅很安静,让我坐好,露出我清楚的浓眉。“非常好,微笑,别眨眼哦。”我看到他被相机遮住的脸下面露出的嘴巴,跟我一起微笑。于是,我的笑意更浓了。
 
  “咔嚓!”闪光灯似是时光机一样,把我带到了另一个空间。感觉有微微的风在后面吹来,我看着师傅在忙碌,竟然变成了妈妈的模样。相馆结业的时候,我并不在家。妈妈似乎从不对摄影工作有多热爱,在她看来或许这些都只是谋生的工具。所以,我想它结束的时候,妈妈心里更多的是对钱财的忧虑。那时候,我常常做相馆里的模特,妈妈总是给我照很多很多相片,给客人看。于是,他们便指定要照哪一款。顺便不忘夸夸你的女儿很漂亮。到我长大,照相便越来越不自然,觉得自己越来越丑。到到现在,发现再没有谁可以把我照得多漂亮,除了妈妈。
 
  “行了,可以走了。”师傅低沉的声音把我拉回现实。我拨开厚厚的隔光屏风,走出去。决定这周末回家,看看妈妈,还有我的爸爸。
 
  下雨了。想不到可以吃什么,便走进家里附近的KFC。旁边坐了一中年妇女和一小男孩。听他们似乎在说着什么时候考试的事情,应该是两母子吧。只是,那母亲的声音为何有着一种苦涩与无奈?我看了看他们。母亲说:“那好,你自己慢慢吃,我先回去了。记得要听话,啊。”小男孩没作声,默默点头。然后母亲离去,留下一把雨伞。我不解,为何留下小孩一人?
 
 
  
 
 
 他默默的吃完,离开。也许,等待他的,并不是一个完整的家,又或者其他。
 
我默默的吃着我的奥尔良烤翅,突然有一点哽咽。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