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0迷失在庙前西街

  庙前西街,总觉得它的名字很美。我常常戏称我住在庙街,但小黑却说:你住在西街。我想起包包写的那一篇《爱不在西街》。
 
  它在黑暗里静立,不动声色的表明自己的立场与态度。
 
  
 
 
  台风过后,广州又回复蒸笼状态。仲夏的庙街很安静,沉寂的历史在夜里蠢蠢欲动。
 
  那些古老建筑里埋藏的故事,或许只有在夜色中重演。
 
  或许千百年前,你我曾在此街头相遇。
 
  如今,你在哪里?
 
 
 
  店里已经快要打烊,仍有人依依不舍。生命似是回转寿司,一次又一次的轮回。有相同,有新鲜,更多的是错过的遗憾。
 
  听说,遗憾是当你仍然觉得自己是小孩子的时候,身份证已经告诉你事实并非如此。
 
 
 
 
  而我今夜的遗憾,是未能听那街头的老倌唱一完完整一曲。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