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0暴雨

     黄昏,一场暴雨如突然的灾难,从天而降。
 
     公司楼下大厅里,被暴雨阻滞的人们,闹哄哄的等待。我站在落地玻璃前,仰起头。一道银色的闪电划破长空,迷人的曲线闪耀着死亡的绚丽色彩。
 
     你发来信息,好痛。我的心揪成一团,窗外的雨水滴滴滴落在我的心里。我说,外面狂风暴雨。你说,面包总会有的。我的鼻子好酸好酸,酸得玻璃起了一层又一层的雾气。在我最痛的时候,只是默默的流泪,或是歇斯底里是哭喊,因为并没有谁可以倾诉我的痛苦。我流泪了。为你的痛,也为我的那些病痛日子的孤苦。
 
     雨渐渐小了,我一头扎进雨里。当雨打在身上,如敲击心里,那一些不愿触碰的苦痛。奔跑在湿漉漉的街道,我如在逃离这个压抑的城市。其实,抑或是逃离那些伤痛的记忆。
 
    
分享到微信

往时今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