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8背影

 
    们都在这座大厦的三十七楼。长长的走廊两端,是两间不同公司。他在南端,她在北端。
 
 
     洗手间在南端,而公司在北端。她每次都要走过长长走廊,从北到南。短短几十米的距离,却像横跨了大半个地球,北半球与南半球。每一次经过南端尽头那间公司,都可以透过玻璃门看见一个瘦削的背影。过颈的长发,乌黑干燥。他常穿一件军绿色的外套,深蓝色牛仔裤,黑色帆布鞋。他总是微微躬身坐着,修长双腿叉开,头略略向上抬。很认真,很认真的,工作。握着鼠标,手臂长而优美形态。
 
 
     她有时穿高跟鞋,细尖的鞋跟敲打光滑大理石地面,发出清脆声响。故意放慢脚步,等待他偶尔转过头来张望。一次也没有。
     她有时搽浓烈的香水,芬芳充满阴暗的走廊,也许余香游走,他会寻着香味而来。一次也没有。
     她有时在走廊里讲电话,发出玲琅笑声,想着或许他会好奇而出探一究竟。一次也没有。
 
 
     电梯间在北端,而公司在南端。他每次都要走过长长走廊,从南到北。短短几十米的距离,却像横跨了大半个地球,南半球与北半球。每一次经过北端尽头的那间公司,都可以透过玻璃门看见一个清秀的身影。过肩的长发,枯黄卷曲。她常穿黑色的外套,白色的围巾,深蓝色牛仔裤,偶尔穿深红色高跟鞋。她总是抱着一个米白色抱枕,专注的看着显示器。偶尔发呆,偶乐喝水,偶尔讲电话。手指洁白修长,左手戴一只光洁的银手镯。
 
 
     他有时与同伴经过,故意高声说话在,甚至在走廊里隐约回声,希望她闻声转身。一次也没有。
     他有时在走廊里抽烟,默默注视北端的玻璃门,期待她会突然出现,然后假装不经意的点头微笑。一次也没有。
     他有时在电梯间长时间等待,电梯上了又下下了又上,想也许可在上下班间与她同一电梯,或许逼狭的空间更易让人贴近。一次也没有。
 
 
     那天他穿军绿色外套,深蓝色牛仔裤,黑色帆布鞋,想也许今天是最后一次等待五趟电梯后便毅然离去。静静等待,电梯缓缓升上来。十一,十二,十三……“嘚,嘚,嘚……”传来优雅缓慢的脚步声。
 
 
     黑色外套白色围巾,深蓝色牛仔裤,红色高跟鞋。电梯间没有其他人,安静得可以听见对方的呼吸与心跳。如两粒静默的棋子,仿佛谁先迈步,便全盘皆输。
 
 
     “叮!”电梯门不情愿的慢慢拉开,谁也没有犹豫,双双步进电梯。仍然没有语言,电梯快速向下滑落。仿佛要把期待的时光一下子消磨不见,各怀心事的男女谁也没有能力去阻止岁月的遗弃。发香,烟味,香水,毛孔渗出的渴望,混和。极速膨胀,眼看就要冲破而出。“叮!”一楼到了,门打开,冷空气迫不及待的填满狭空间。膨胀的欲望转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跨步踏出门外,容颜仿佛瞬间衰老了十岁。他看着她的背影,一丝银色从发根盘旋而出,神不知鬼不觉。
 
 
     有谁看见,遗留在电梯里,冷却的青春。如冷汤上面浮着的一层腻油。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

共有 8 条评论

  1. 2006年12月26日 下午11:04
    这篇文章写得不错!!

    回复

  2. 2006年1月11日 下午11:04
    好细腻的文笔!

    回复

  3. 2006年1月13日 下午11:04

    很喜欢:)

    回复

  4. 2006年1月16日 下午11:04
    很喜欢这篇文章,淡淡的 忧郁的 兰色

    回复

  5. 2006年1月17日 下午11:04

    我想我是应该抓住你的,,,被拒绝又能怎样,即使是被那纤手打在脸上,相信也会有别样的感受吧,,,

    回复

  6. 2006年1月19日 下午11:04
     
    谢谢>♡不点♡<,天晓得,XLING203
     
    TO 荒原一马:那个。。。你的幻想症比我还严重。

    回复

  7. 2006年1月29日 下午11:04
    相互猜疑,揣测,犹豫,恪守,……浸泡在一坛子理性中的现代男女,即便心明如镜,却还是只能任凭酸水在各自心里发酵

    回复

  8. 2006年1月29日 下午11:04
    相互猜疑,揣测,犹豫,恪守,……浸泡在一坛子理性中的现代男女,即便心明如镜,却还是只能任凭酸水在各自心里发酵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