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0旋木

 
 
回头再看,微微灯光
你,今夜会不会来听我唱的歌?
谁在夜色中奔向未知远方,是否乘坐梦中那鲜艳热气球?
那手执长矛的骑士,让我以为竟是堂吉诃德。
我拼命摇晃,生怕跌落黑暗无边的大海。
 
 
徘徊在路边的情侣,仿佛要把一生相爱的时光都在今晚耗尽。
玫瑰已经枯萎。
亲吻已经干涸。
眼皮已经垂下。
你却还孜孜不倦。
一遍又一遍的吟唱着不变的誓言。
 
 
冷落门庭,是你留下的洁白月光。
我把心门打开。
为你燃亮等待的灯。
迟迟不肯归来。
直到岁月风化成尘埃。
 
 
阴霾包围城市,我无法不探头仰望。
那象征生命的绿。
厚重朦胧的玻璃窗,却无法打开死死锁住的阀。
 
 
即使没有我们在。
游乐场还是会每晚欢唱。
因为在不断有生命老去死去的城市里。
也不断有人投奔热烈的青春。
以及那灿烂的明天。
 
 
每一秒都在旋转,闪耀七彩光芒。
我们由欢呼转向沉默。
陈小多,你是否也在想。
我们,并不比胯下的它自由。
你说,希望可以永远转下去。
不要停,不要停。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