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0躁狂症

 
       今天涂了鲜艳的紫红色指甲油,恍惚又回到了年前每天换一种颜色的惬意日子。只是,今天回到办公室。上QQ,打下的第一句话是:我要爆炸了。于是有人叫我“躁狂慧”。于是我说,给我烟。
 
       广州天天都是橙色高温,我要努力把皮肤烤成小麦色,可是为什么好像只是越来越黄而已。头发越来越像枯草,汗越来越多,口越来越干。欧也,我是多么喜欢这么极端的天气及其引起的生理的反应。
 
       7月,是很多人的生日。同事的,同学的,安的,旧朋友的,还有某人的。奇怪,我为什么会在擦地板的时候突然想起这件事情呢?
 
       今天开了两场会,一天就差不多过去了。有人问我,你的工作是专门开会的?无奈。官僚主义,让我头痛万分。
 
       喉咙火烧一样,热感冒了。出差回来,还有人得了上海后遗症。讲一堆乱七八糟的话,只是一时的情绪吧,终归会过去的。
 
       好吧,如果硬要我承认的话,我只能说我唯一喜欢上海的小龙虾。再没其他了。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