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0雨夜暴走

      我甚至以为,广州要淹没在这暴雨当中了。撑伞走出去,闪电劈过来,狂雷炸过去,雨点砸下来。地铁口前的小空地变成了汪洋大海,那个红色标志的出口此刻更像一个遥远的孤岛。我过不去,因为我不会游泳。

      往回走。想打车,路两边站满了人,统一姿势伸出右手身体倾斜。我想,迎奥运那天也是这般情形吧。

      去坐公车吧。人山人海,公车半年不来,听说很多都在半路上搁浅了。

      没有其他选择了,走路吧。我走啊走,走啊走,我突然迷路了。在这狂风暴雨中,在这生活了八年的城市里,我迷路了。这一刻,我觉得广州如此陌生。

      不知道走了多久,我突然发现我站在黄埔大道上了。眼前停下一辆185,我默默的上车,坐下。看看旁边的乘客,混身湿透,眼神呆滞。估计不比我好多少。

      两个小时后,终于到家,在大院门口吃一碗热馄饨。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