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06月5日

     我突然无聊,打开QQ上面好友的空间。然后我看见了他,那个与我只是泛泛之交的旧同事。他生病了,日志里的他很积极,但我却读到他的疼痛。他病房里志与他并肩作战对抗病魔的战友,关心爱护他的亲人与朋友,还有他不能忘却却无法归来的南方城市。

  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无法解答的问题。为什么会生病?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偏偏是我。这些问题,问了让人无能为力的哭泣。还能怎么办呢?只有面对,只能哭泣。我无法笑着去面对,即使你笑了,我也看见你的心在流泪。

  在病房里的那一段日子,是我一生都不能忘记的黑暗。那个没有阳光没有潮湿露水没有细雨纷飞的春天,只有呛鼻的消毒药水和让人昏厥却无法麻木的痛。只有一条腿的大叔,没有头发的小女孩,欲哭无泪的寡妇,在那里,只有死亡与恐惧。我真的,看不见一点点光亮。

  很怕回到那里,直到现在,还是那么的害怕医院。拒绝复诊,拒绝服药,拒绝承认。但却无法拒绝病魔。还有别的办法吗?也许只能静静等待死亡的到来,等待病魔将身体一口一口蚕食,等待生命一天天衰弱。真的很怕,有一天睁开眼睛,最亲的人仍在面前,却再也触摸不到。

  即使整个海洋,也流不尽我内心的泪水。你永远不会懂,我内心的痛。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