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0天要下雨,娘要嫁人。

她说,如果你觉得无助,耶和华会指引你,给你方向。

她说,我是一个有着两只猫的27岁的女人。

她说,亲爱的,怎么办?每天早上醒来,我都会觉得很茫然又心慌。

她说,最近的生活乱七八糟。要疯了。

她说,你,是不是同性恋?

雨没完没了的下,生活依旧在继续。我在地铁里几乎要晕过去,只是几乎。阴雨绵绵的早晨起来洗床单,还有一堆牛仔裤。晾了两天也没有干,几乎要发臭了。很多人受灾受难,而我们也继续受着生活的煎熬。

很久很久没有看书。昨夜睡前花20分钟看完一本也许是画册也许是小说也许是散文的书。什么都不记得,只记得凌乱的线条,像那些抑郁症病人的思想。

今天领导送我一张许飞的唱片,唱片上的女孩很年轻,像她的声音一样。可是我竟然在回家的上幻想被雨伞勾进我的眼睛,眼珠被活生生的勾出来,血流满面。很痛,单单是这样的幻想,已经痛得我不停的眨眼睛。为什么总会有这样的幻想,我也不知道。

只要一有时间,就会看温馨的家庭喜剧,这代表着我对这种生活的向往吗?但我想我害怕,害怕到逃避的地步。她说,你到底什么时候才愿意去进入一段正常的感情里,我都快要以为你是同性恋了。

哈哈哈。大笑三声。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