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0机器人小姐

      雨终于停了。走出大厦,天还是亮的,这一丝炎热的感觉既熟悉又陌生,有多久没有抬头看天。空旷的家一下子变得拥挤,把书架搬进了房间里。新的旧的,一直没读完的,读了千万遍的,全都拿出来擦干净,放整齐。只是一个收拾的过程,没有新的开始,也没有任何结束。

     有些朋友很苦恼,其实都知道,只是找不到自己。一个人如果在成长的过程中,一直都是一帆风顺,我说那只会令人盲目,又有多少人会赞同。但如果一直漫无目的的迷茫,最终也只是迷失。想要磨练,却也害怕太多苦难。这人生,又何时轮到我们自把自为。

     感冒了。冷气强劲的办公室里,我一边拧鼻涕一边听着旁边的女孩被领导批评得一无是处,她应该病菌入侵更难受。每天每天脑子里都是数据数据,软件软件,程序程序,语言语言,不知道哪一天我们会突然疯掉。也许会像<机器人之恋>里的林秀晶,把高压电线直驳血管,顿时七孔流血身体抽搐。可悲的是,流出来的血也只是黑色。

     我仍然做很多疯狂的梦,只是不再像以前那样有太多的时间去回想起,去写下来。相信我,在现实里木笃如机器人的,脑海里其实无时无刻都是疯狂的想法。只是物极必反,脑子高速运转太多,手脚已经跟不上,渐渐便行动缓慢。

     亲爱的提奥,好久不见。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