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0破事儿

      终于下雨了。很多人欢呼喝采,甚至为庆祝这炎热的短暂结束,送给亲爱的人一首歌。似乎挺无厘头的,完全没有关联的两件事。也许,只是一个顺应时势的借口而已。重要的是,结局皆大欢喜。

      欧果的广州行程在青岛夭折,三杆大烟枪碰头的机会也无疾而终。我想说的是,爷,你错失了一睹发胖陈小多风采的大好机会。也许,不知道哪一天你会在乐清那家名叫卡萨布来卡的酒吧门前的小河边与我们偶遇。我想,你唯一的变化应该是比现在更家庭主妇一点。

      我很高兴,NICO终于经历一次蜕变,重新面对未来。虽然这些经历人人都有,而每个人的心酸往事都的有着比别人更伤心的理由。但是,它总会过去的,不是吗?我们相信,自己总是比别人不幸一点,所以同时也要相信,我们也总会比别人幸运一点。

      MARCO说,我那天看见你了。哦,原来我也会像成千上万个在我眼前出现又消失的人一样,是会在不自知的情况下与熟人来一次不相见的偶遇。但愿我那天没有因为慌忙挤进列车而衣衫不整。

      最近常常头痛,所谓的专家说,头痛的原因包括失眠、过敏性鼻炎、烟酒过度……或者长期背过重的单肩包。这,的确让人匪夷所思。但是,如果我是长期背超负荷的双肩包呢?事实证明,这头痛不会因为两肩平衡的负重而所减轻。

      今天准时下班。走出办公大楼,天还是亮的。出了地铁,天还是亮的。去天记吃了个饭,走出来天还是亮的。终于走到家楼下,天竟然还是亮的。噢,如果每天都准时下班,那会是多么的美好。那我就不会一直以为,只要我一走进办公室,天就已经开始变黑了。

      昨天填了一份资料,名为<XXXX要害部位出入人员档案>,并且印上五个手指的指纹。说是为了信息安全,防止资料外泄。我感觉自己按手印的时候,像是古代判了死型的囚犯画押斩头。对面的刽子手是个老头,咧嘴对我狞笑。你那么老了,还挥得动那大刀吗?哼。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