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0在埃里克到来的时候

  台风来了。路上的人都不约而同的七扭八的走着路,柔软的裙子在风里飘呀飘,无数美腿一览无遗。这一天像是雨伞的革命日,五颜六色的伞全都翻了个遍,平时是主人撑着它走,现在是它扯着主人跑。雨时大时小,却从不间断,天色永远都是黄昏时候。我喜欢看这时候人们滑稽的模样,我想也正有人看着我偷乐吧。

  自娱自乐的感觉很好。

  不知道这次的台风叫什么名字,上一次好像叫凤凰。但是,我觉得它应该叫Erica,翻译成中文就是埃里克。没有为什么,我只是觉得它应该叫这个美丽的名字。所以,它就叫Erica。

  失眠好几天了,找不到原因。头痛得厉害,也许因此而出现幻听。但是,天知道那到底是幻听还是真实的,只是从小黑怀疑的眼神看来,那确实是由于我的神经衰弱而出现的幻听。而我偏偏不争气的像个精神病患者一样为自己争辩:是真的,是真的声音。活像一个醉熏熏的酒鬼在大叫,我没有醉!看,我还能走直线!

  好久没有像这样坐在窗边,静静的听着雨声,风吹进来我手脚冰凉。抱歉,你的出现让人恐慌,我想我们再也没有机会一起生活。并没有忘记你的模样,只是它是一个狰狞的样子。我不知道你的人生还有多少个30年,但至少,你并没有发现在过去的30年里你所犯下的过错。我希望,你在指责这个世界的时候,先看看自己所做过的一切。只可惜,在你的心里已经分不清善恶对错。

  所以,你永远也不会懂我的爱。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