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0潇洒

  Nico说,你真好,可以那么潇洒。我潇洒吗?哈哈哈,大笑三声。

  在我24岁的时候,那是多么美的年纪啊。我的生活开始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再也蹦跳不起来。每天睁开眼睛,我总会问自己,什么时候我会死去,也许就是今天了。那时候,我还和蕉住在一起。她是唯一一个见证我所有挣扎过程的人。

  当我揪着头发嘶叫着痛哭着在滚在地上不能自己的时候,她吓得不知如何是好,只是紧紧抱着我,嘴里只是反复说一句:求求你别这样。当我躺在病床上不醒人事大小便失禁的时候,她默默的帮我清理干净,守着我醒来。有时醒过来,看着她,我知道自己还没死。痛苦还没结束。当我重新学习行走,害怕别人异样眼光而不敢出门的时候,最常做的就是每天在家等着她下班给我煲汤。我知道,那段日子,我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潇洒,确实很潇洒。现在的我,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除了偶尔在这里无病呻吟,他们都说你总是这样开朗。哈哈哈,再次大笑三声。

  爱情。爱情是狗屎。不要再为了爱情伤神。在生命面前,它真的不算什么。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