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0河神

     台风又来了。风和雨,总是南方城市夏季的主题。虽然已经入秋,可广州仍然每天悬挂橙色高温。这种感觉让人淋漓尽致,在阳光下快要被灼伤的感觉如此真实。

     我的脾气越来越暴躁,暗涌暗涌,只能是暗涌。我知道,越是被压抑得久,我便越是分裂。他们都喜欢高声说话,他们都喜欢把汗粘在陌生人身上,他们都喜欢大口呼出不洁的口气。

     怎么可能不神游,怎么可能不向往。那一片洁静的土地,只可惜只出现在梦中。

     我梦见了你,河神。你有龙一般的躯体与气势,当你出现在面前我竟没有一点的惊讶。你要我说出我的愿望,但是愚蠢的我竟然只要了一部款式残旧的相机。于是那个做了千万次的梦又一次重演了。我看见无数奇幻美丽的景色,想拍下来,然后相机失灵。这个梦,缠绕我多好年。

      有时候,太敏感往往是人之所以作茧自缚的最终原因。这不是一个好习惯,又或者,这不是习惯,只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

分享到微信

往时今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