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0爱情向左,生活向右

        如果我说,9月是一个注定相遇的月份,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异议。在这个月里,我遇见太多在过去几年里都不曾遇见也不曾想过会遇见的旧人。旧同事,旧同学,旧朋友,甚至旧暗恋对象。问题是,在这个一切皆有可能的月份里,我的生活似乎并未因此而发生变化。这是不是验证了那句最危险的地方却最安全?似乎有点95搭8。

       搭扶手电梯的时候,看见前面小男孩的脚后跟上写了“I LOVE U”,多么甜蜜的一双鞋子。这让我想起年少无知的恋人总爱在树上刻下“XX与XX永远相爱”,每当看见这些刻在树上的誓言,我总在想他们如今是否真的双双步入尘土,还是已经各自爱上了别的人。

       等不到刘海再长,我终于败下阵来去剪了头发。朋友说,趁还有时间就装多一会嫩吧,再过些日子想装也装不起来了。好吧,只好把大波浪再压后。记得之前陈小多说大波浪是四十岁的女人的发型,我却认为那是属于奔三年纪最好的发型。再等等吧。

       记得十六岁的时候,我的头发非常的长,然后在一段所谓不知道算不算是初恋的恋情告终后,我流着泪把头发一狠心剪成假小子的模样。然而我还是常常想念他,那个让我只看一眼背影便已喜欢上的男生。只有过一次约会,那是在晚自修后的教室走廊里。黑暗中两人不知道说什么好,沉默好久。他终于说:宿舍要熄灯了,我们回去吧,下次再约。我说,好。然而我以为他向左,于是我向左。他以为我向右,于是向右。两个走了一位又回头看对方,我非常害羞的说,我走那边。他不知所措,说我走这边。于是我向右,他向左,两人迎面擦肩向不同的方向走去。

       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约会,以向左走向右走的方式告终,也许这也注定了我们最终选择了不同的生活方式。以致多年后,我在繁华的街头遇见他,两人眼光对视却像陌生人一样也像初次约会一样最终擦肩而过。

       这一生,不知道与多少人擦肩而过,更不知道与多少爱情擦肩而过。重要的是,我们有否后悔,我们无没有机会后悔。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