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0秘密日记

       越来越多的博客被设置需求访问的权限,她的,她的,他的,他的,最后包括我自己的。不用问原因,因为我知道那定是因为有了不愿意共享的秘密。

      我有过那么多的博客,时间最久的便是上一个SPACE。但最终还是选择了关闭,有很多人给我留言想要得到访问的权限,但都被我一一拒绝了。就像之前每一次搬家一样,只是因为觉得厌倦了旧的地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秘密写在里面,谁都知道互联网是一个大喇叭,而博客更是一个超级无敌大喇叭。如果是真的秘密,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每当我访问那些常常去的博客,突然发现需求权限的时候,我从来不会选择去请求权限。如是他或她想要让我看见,自然会告诉我,又何必等我去问呢?但是对于只是厌倦了旧地方而搬家的我来说,如果是有心人给我留言,我都会告知新的地址。

      我从小就有写日记的习惯,有多小,从小学开始吧。但自从我初中时代在日记里记录下追求我的男孩们的一切,一直有偷看我日记的父母终于沉不住气了。于是召开家庭会议严刑拷问,我跪在客厅中间一言不发。最后父母都累了,问不出个所以然,便让我去睡了。那一夜,我把几年来所有的日记本都撕了,一边撕一边哭。心里只觉得悲伤,觉得被侵犯,就像在大庭广众下被扒光了衣服一样羞愧难当。而最伤心的是,肇事者竟然是我的父母。

      但还是改不了写日记的习惯,但改用英文。那时英文水平实在有限,于是查着字典一字一句狗屁不通的来写。这一下,父母没辙了,就算我的日记本大大咧咧的摊在那里,他们也看不懂。直到高中,我去了寄宿学校,偷窥日记事件从此成为历史,而我也变得越来越沉默。但我仍然非常敏感,上大学后,旧的书信留在家里用纸箱封得好好的。如果哪天回家发现变了样,我会异常沉默冷静。这当然,也是父母最害怕看见我的样子。

      终于有一天,父母知道我永远是他们绑不住的孩子,只好放弃,然后便开始漫长的等待。等待我回家,等待我跟他们聊天,等待我告诉他们关于我现在生活的一切。

      自从零三年开始,我拥有自己第一个博客。慢慢的日记本写得越来越少,一年也写不完一本。但是,博客始终就像我的人生,人前人后,不可能会是一个样子。就像在这博客里看到的只是我的表面生活,表面的情感,但是真正的我,还是在那本手写的日记本里。

      真正的秘密,属于我自己的世界,永远不会出现在这里。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