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1还好吗

       很少在假日这么早就起来,秋高气爽,我最爱的夏天终于要远去了。当一个夏天远去,难免又故调重弹,有一些对逝去青春的怀念与惆怅。

       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回到大学校园。在烈日当空的排球场,我兴高彩烈的跑来跑去。但身边的人不是旧时的同学,是陌生的面孔。一个女孩问我,你是哪一届的?我说,我是2000年入学的。女孩高兴的说,那我要叫你师姐了,我是2007年入学的。那一刻,梦醒来,月光皎洁,我恍然不知身处何处。

      我与他在排球场上相识,而真正交谈却是在他远去英国后。也许是因为两人的生活圈子没有任何的交集,所以他才可将心事全无顾忌的交给我。联系并不频繁,只有他感觉困扰的时候才会找我。对他早已没有了当初的迷恋,但也许因为从没有得到过,所以存在于幻想中的情感总是纯洁而神圣的。想想,在年少时候,也正正是因为着这些从来未曾真实触摸的情感,才感觉到自己的无知与天真。

      还好吗?这是我每次给你写信的第一句,但也是最重要的一句。

分享到微信

往时今日

发表评论

共有 1 条评论

  1. 2008年10月3日 下午8:14

    你好吗?这是我每次问你的第一句,但也是最重要的一句。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