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0云淡风清

        如果时间是一种解药,是否我们都已中毒太深?还是,根本上拒绝痊愈。

        当然,对于免疫的我来说,又何谓毒药与解药的?

        昨夜,又或者应该说在今晨,梦里在海边看一场夭折的日出。光线火红,一点点燃烧蔓延,却烧成一个火球,而后天地昏暗,海啸扑来。死伤无数。

        最近懒很多,极少写博。就算写,也是草草了事。自然,也变得生疏起来,打开电脑也不知道从何说起。日子就在不知所谓的工作中流逝,我开始不怎么去想所谓人生意思与快乐的根本所在。于是日子也就过得飞快起来,脑子也一天比一天混沌,不知是好是坏。

         又已是凌晨,这个城市终于也安静下来。月光皎洁,可是看见白色的云被风吹动。想起几年前在暑假父亲学校里小住,学生都放假回家了。夜晚的操场空无一人,我就这样坐在操场边看着天上的云被风吹动,星星一闪一闪的,像年少情人明亮的眼睛。妈妈在我身边,对我说,在广州应该很少可以看到这么干净的天空吧。是啊,真的很少。生活在城市里的人,又有几个会常常抬头看天?

         我常常会想,在天际之外,正发生着什么事情?是否就如地球般有着这么多劳碌奔波不知所谓的生物?还是,除了尘埃,还是尘埃。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