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0迸发症

   估计现在没有人敢正眼看我,一不小心会以为我正在拍恐怖片。确实啊,脸色苍白,眼圈浓黑,还有红红的鼻子。鼻炎,也算是感冒迸发症的一种吗?还是说,应该倒过来说,感冒是鼻炎迸发症的一种?拜托,别再说这种绕来绕去的话了,我已经够晕的了。不然的话,我也不会笨到竟然相信同事说吃雪糕可以治感冒这样的鬼话,于是抱着必死的心情豁出去一回了。

   人在脑袋不清醒的时候,总会被一些幻觉迷惑,而这些幻觉往往来自于回忆的片段或对未来的憧憬。这不,在这烈日当空秋高气爽紫外线指数强空气污染指数高的广州城里,我开始出现幻觉了,觉得外面已经飘起鹅毛大雪,我冷得瑟瑟发抖。这一切都是有据可寻的,在去年一个寒冷的夜晚我突然收到一个刚认识不久的男人发来这样一条信息:“宝贝,我刚跟朋友去外面喝酒回来。我们这儿下雪了,好美,可是为什么我突然觉得好忧伤。”哦,多么煽情的短信啊,你要是我的情人给我发这样的信息我一定得陶醉好几天。于是我回了他一句恶狠狠的话:你丫这个变态!

   前天晚上我梦见广州竟然有轮船可以坐回家,一直坐到我家那片海。其实我不是大海的女儿,生长在沿海城市,我甚至连游泳也不会。但是我总爱唱:小时候,妈妈对我讲,大海就是我故乡……那天晚上在梦里我非常忙碌,来回接送我的老爹老妈。也许是因为白天对妈妈发了脾气,在梦里也不知所措。其实我不管你们爱谁多一点,我仍然是最爱你们。你们不止一个孩子,所以你们的爱可以转移或寄托,但是我只有一对父母,所以我只能爱你们。我有时感觉痛苦,想不再爱你们,但挣扎十几年后发现原来只会更痛苦。既然如此,就让我一个人痛苦好了。

   我好想抽根烟。胡言乱语一通,原谅我吧,脑子不清醒。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