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0一点儿也不好玩

  <看上去很美>都放在家里好久了,昨天在连续看完6部科幻片后,我终于有点体力不支。于是,我选择了这部尘封的电影。过程很煎熬,因为怎么看幼儿园都像个监狱,而那些所谓的阿姨老师们每一个都是丑恶的嘴脸,像极了那些无恶不作的监狱看管。有时候,也不得不承认,那些作恶多端的犯的再坏,也不及那些看管。看得我郁闷死了,恨不得变成一头狼,冲上去把那些所谓的老师都撕成碎片。这也是我今天一早起来就思考的问题一:我是不是有暴力倾向?

      非常害怕的7点左右的时候犯睏,因为那会一旦睡下了,就得10点多才起来。然后就会无比精神半夜无法入睡,恨不得起来耍太极。昨夜就是那样,我听到夜空中有飞机滑过,轰隆隆的声音竟出奇的让我感觉到平静。反倒是飞机过后,那安静得让我耳鸣的夜,令我煎熬。你看,灰机!呜,又一架灰机灰过去了。

      夜是漫长的,我像个哈蟆一样四肢摊开在床上。外面开始起风了,然后便听到一些类似锅碗瓢盆摔在地上的声音。这让我费解,为什么呢?风吹过来了,大树哗哗作响我理解。可是这锅碗瓢盆摔在地上的声音,难道是因为一吹风就有人跑去厨房恶作剧?

      我抚摸着光滑的肚皮,开始幻想美味黑椒鸡扒和糖醋排骨。奇怪,平常并不喜欢吃这两道菜,但是今晚却没来由的流起口水来。

 

分享到微信

往时今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