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0预告

        明天的这个时候,我要么睡在酒店的大床上,要么在凛冽的风中吃痛快的吃着宵夜。但是现在,我坐在客厅里,外面的风把大树吹得哗啦啦的响。你添衣服没?我亲爱的朋友。我平时已经太过冷漠,但愿在这寒流到来之时,你会知道适时添衣。

       明晚9点,飞南宁。由北向南,跨越越南,转机新加坡,然后回来。

       再见。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