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1how can i quit u

        我一大早起来大扫除,音乐放得震天响。一边扫地一边跳舞,很努力的营造一种快乐的气氛。没有白费力气,我的确在回来这么多天后第一次感觉到轻松。

        昨夜睡前我想起在会安江边,小黑对我说:在这里洗洗脚,江水会带你再次回来。我没有花一秒种的时间去思考此话的可信性,毫不犹豫的把脚泡进冰凉的江水里。你会知道,我是多么的留恋。

        越南带回来的咖啡每天都喝,早晚一杯。有时心血来潮会喝上第三杯,不知道我何时会咖啡中毒。But how can i quit u.

        翻看前段时间的日志,在8月的时候我曾不止一次的许愿,我要去越南我要去越南我要去越南。现在,我做到了。愿望达成的快乐,和之后的失落,我想你也曾体会过。但是我想,我要不断的体会这种快感,一直。

        什么时候开始,我不爱过洋人的节日,例如圣诞。不知道这是否明显变老的一个标志,但包包每次见我说老便狠狠训斥我:二十几岁的姑娘,有什么老的!好吧,我从此改口,称呼自己大龄女青年,多么文艺的名号。

        昨天和小光光聊天,丫喝了酒,所以聊起天来肆无忌惮。想起认识他那年,我还是一个纯情小腊鸭,如今,已经沧桑满面了。不可免俗的聊到我已不爱过的圣诞节,我说希望收到的礼物只是一张亲笔写的卡片。而送过男生最浪漫的礼物,是一双温暖的袜子。其实回头看看,我似乎从未认真的去过这个节日,算是一种遗憾吗?

        好吧,不废话了,准备出门。又是一场熟悉而短暂的旅途。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

共有 1 条评论

  1. 2008年12月21日 下午11:40

    叫“资深少女”似乎更加好听d啵~
    博主 对 表姐 的回复: 2008-12-22 09:15:53
    不错。。。又是一个新头衔。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