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0鸡肋

      好不容易挤上地铁,笨重的书包,还有笨重的我。该死的车门过了好久都没有关,虽然我明知道已经迟到了。然后,我看着一个男孩就这么没有预兆的倒了下去,抽搐。还没反应过来,坐在男孩对面的西装男飞快的跑过去扶起他,然后飞奔离开去找工作人员。男孩站起来后,没事一样绕着垃圾箱走了几圈。西装男和工作人员跑了回来,男孩若无其事的向他们道谢。短短几十秒的时间,车门关上了。我怎么又想流泪,莫非上瘾了。

      完全不在状态,但是工作还是排山倒海的压过来。什么脸色,什么语气,什么态度,都随它去吧。因为我已不在乎,这见见鬼的工作。终于下班,回到家,又收到邮件,明天十点前完成。shit!又是十点前!十点前,十点前,十点前,我能不能在明天十点前辞职。

      办公司里的某公司的小男孩转正了,此转正非彼转正,所以现在丫七百二十度的换了个人,俨然一逼新官上任的样子。我讨厌这种人,真讨厌。

      昨夜半失眠,因为我在做白日梦,虽然已经是晚上。我在想,如果真的给我一个心想事成的机会,我想要什么。想啊想啊,想到睡不着。突然发现,原来我想要的这么多,这么难。

      身体虚弱得不像话,常常走在路上就想倒下来。肋骨清晰可见,一根,两根,三根……怎么会这样。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