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1谁在销魂谁在歌

    这个雨季,应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呢?也许只有潮湿。除了潮湿,还是潮湿。世界是潮湿的,城市是潮湿的,心也是潮湿的。

    看这个BUS上面写着“子时。夜半销魂,谁人歌。”,我想问谁在销魂,谁在歌?都不是我。大雨后的城市一切都像乱了秩序,这个城市似乎经不起一场雨的冲洗,更何况是脆弱的人。我梦见了谁,谁托梦给我,也许只是内心的声音,并未预示着什么。至少,每个人都按部就班地生活着。up to u,pass me by.就像江边吹来的凉风,只是一阵风,什么也没有。

    我想起那首歌,<have you seen her>。

    You know tomorrow is their future But for me just another day。

    听说包包6月要回国了,上一次她离去后我独自哭泣至不能自制似乎已经是好多年前的事,但想想不过是去年3月。这次MIA和小方包大概已经可以互抢玩具了,而我这个老干妈还是老样子,唯一不同的是又老了一点。

    把头发剪了吧。再这样长下去也不是办法,我是这么想的。谁在乎变得更丑或是更老呢?我只想做一些决定。真的发现做决定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工作,感情,甚至连剪个头发,也这样犹豫不决。我应该学得洒脱一点,又或者,更坚决一点。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

共有 1 条评论

  1. 2009年3月30日 下午8:21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