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0硬石头

     如果不是因为电源忘记带回家,也许我不会有这么一个清闲舒心的周末。算是真的好好休息了两天,床单被套脏衣服都洗了,堆在沙发上的干净衣服也叠好了,厨房厕所也洗干净了。外面太阳很好,我洗了个澡就出门了。想办的几件事都没办好,决定放弃了。漫无目的的走着,就这么来到了我最爱的庙前西街。还是这么热闹,老人小孩走鬼,一切都没变。啊,那家PIZZA店,怎么开了关关了开呢?记得上次跟小黑来的时候,它又已经关闭了。但是今天,它又静静的敞开了门。我站在街上看着二楼大阳台飘着鲜红的桌布,没有客人。阳光刺得我眼睛很痛,感觉里面很阴凉,但是没有心思进去坐一下。就这么走下去,一直走到暮色渐浓。我渴了。

     然后便连续的看书,看书,看书。好久没有看书,好久没有看电影,我突然感觉那么的饥渴。连夜的看,看到不知不觉的睡去。然后又做了荒诞离奇的梦,回到读书的时光,学校后面是阴深的山坡树林。我似在逃难,翻山越岭途中雷雨交加,我避无可避。又目睹鸡奸案发经过,触目惊心。醒来时已是下午,头痛得要命。

     有共事的女孩约我与他人齐庆祝生日,我心里很是诧异,是我太不近人情了,还是她们太热情?我扪心自问,与她们并未发展到可以共同庆祝生日的地步,只是因为工作原因吃过两三次饭,仅此而已。然后上周末被其中一人硬拉去逛街,她向我倾吐了所有心事,从童年到结婚我几乎对她的人生已经大致掌握。我发现其实我们并没有什么共同的兴趣,但她还是对我流露了极大的兴趣。我有点,怎么说,措手不及,不太习惯这种热情。

     我有一些好朋友,她们都是极其善良的人,对我交托真心,待我真诚。而我,我自然也是真诚相对。但是,怎么说呢,就像包包说的,我像一块硬石头,时常把自己封闭起来,靠近的人只感觉到冰冷。我其实早已经意识到这种状态,只是我并不愿意改变。这也许是我最自私的时候,我不愿意改变自己去迎合别人。所以,那些人在我身边来了又,最终留下来的,我很感激。但我这块硬石头,也只是在心里默默道一声谢谢。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