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0又一梦

      我昨晚做了一个梦。

       我住在一个偏僻的半山的小村庄里,遇外族入侵,村里的武士英勇反抗。身躯庞大的英雄,被乱箭射死,摔下万丈深渊,尸骨无存。

       战败回归。村里正举行盛大的祭祀,人声鼎沸。熊熊火光前,一个女人,被五花大绑,两个强壮的村民按着她的头,往石墙上不停的撞。鲜红的血顺着她的脸流下,头发倾刻间变得花白。只是那么奇怪,她的眼里没有怨恨和悲伤,只有麻木。然后便见她终日在村里里游荡,衣衫褴褛,头发一天比一天白。脸上终究是没有喜怒哀乐,只是麻木。

       然后我在村里无所事事。夏天来了,我骑了单车要下山去游玩。上了单车才发现,我腿太短,单车太高,艰难的骑到朋友家。约了两个男生一起出去,换了轻便的单车,欢呼雀跃。出发前,我回头,看见灿烂温暖的笑容。

       然后,我醒了。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