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0写在武汉天河机场

在机场,一个人。空调像风扇,吹得很凉。外面是四十度的高温,我身体的一半水份已经被蒸发,现呈严重脱水状态。

以前一直很鄙视那些在公共场所用电脑的人(公事除外),总觉得用装逼两字来形容毫不为过。但现在,我也成了装逼大军中的一员。这次孤独的回程,让我感觉很轻松也很愉快。只是现在有点无聊,有一些话想说,所以加入大军。然后,很不要脸的在这里引用一句经典的话:系你鄙视我既同时,我何尝吾系想一巴刮死你。

昨夜是一个坎坷的夜晚,朋友失控有行为让我不知所措。我只想逃只想逃,是的,这就是我一贯的处理方式了。所谓的豪华单人间,竟然是棋牌室占了一大半的房间,然后一张床孤独的躺在角落。我开了无声电视,在阴暗的灯光里向某人倾诉我这几天在工作和感情上受到的伤害。也许是真的走错了路,也许是真的要放开这里,也许是真的有更好的在等待。人生太多犹豫不决,所以我痛苦。人之所以痛苦,是因为追求了错误的东西?

哦,广州,我要回来了。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