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1If you stay

凌晨一点十一分,雄鸡未鸣,身未起。但是我却已经在一段沉睡中醒来,对面窗户的厚重窗帘后仍然是亮着灯。

今天是一个半ending,就像有半决赛,总决赛一样。2分钟内收拾好东西,离开公司的时候发现我其实没有什么东西,最终只是拿走一个杯子和一条披肩,外加一个额外的橙色纸皮袋。这就是我在这两个月内的全部了,一如我轻轻的来,不带走或带来一丝云彩。

有一丝失落,不可否认的。走在路上,我没有想太多,只是极度缓慢。好吧,我承认我一向走路很慢。只是这一次,特别慢。真是废话连篇。

经历与一场现实与理想,或男人与女人,或感情与欲望的谈话。句句击中要害,我被打败了。接下来的这后半夜,估计会无心睡眠。或许我最终会为自己的道德标准所打败,又或者惹来冷笑几声。

我想起安妮宝贝的话:谁比谁清醒,所以谁比谁残酷。但是当我已经看穿所有的残酷,并仍然保持清醒的情况下,只不是痛苦的只有我自己一人。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

共有 1 条评论

  1. 2009年7月31日 下午10:55

    偷窥时间过长,总要留点脚印。
    你我的人生是没有终点和方向的,永远都是在路上,因为这样,所以会需要一些自己坚持的东西,他们让你有勇气继续前行。

    就像你说的,太过理智的人生其实也无趣,没有坚持的人生同样无趣。

    这个世界太浮躁,其实我很喜欢那些关于坚持、关于等待的故事,这个世界因为还有些这样的傻瓜才又那么一点可爱。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