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0梦记

睡到自然醒,已经是下午两点。阳光很刺眼,我的恐龙化石展又泡汤。管它呢,我还有好几天的时候可以浪费,尽管我已经浪费好多年。

陈小多又在呼唤我,她说爱上我了。嘿嘿,我还是有点得意的。很喜欢她最新写的一首分行,在这里分享一下。

梦记

我时常去河边
如果是白天
就会有一个著名的疯子
拍打胸膛
对着河水说:
“给我力量吧!”
如果是下半夜
我悄悄脱去衣物
悄悄浸入水中
悄悄把眼泪流进河里

她问我,我是不是这辈子都写不出好诗了。我说,你送给我的<<女朋友>>就很好。那是我看过最美的诗,当然,也是因为那是独一无二的送给我的。那本诗选刊,一直很宝贝的摆在我的书架里。

明天出发去浪琴湾,说去就去了,没有预先准备。浪琴湾,留在我脑海中仍是那首<凹凸>,和醉熏熏的我在月光下不可思议的走着大之字,还有满心欢喜捡了又丢掉的美丽贝壳。我一直没有办法解释自己这种行径,每到海边必定要捡贝壳,但是到最后总会把它抛弃。是不是太容易得到了,得到又觉得不过如此,虚有其表无实际用途,所以我狠心抛弃。

我有点想念我的小吉。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