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0穷途

忽然骤雨来,避无可避,只能在雨里漫步。不想用这么矫情的词语,可是行为比语言本身更具说服力。最近恢复睡前看书的习惯,然后又开始做纷乱的梦。

天水围的日与夜,the way we are。突然发现自己很像里面的贵姐,当然,她比我乐观积极多了。我会在你头脑发热的时候给你浇点凉水,又在你心灰意冷的时候给你温暖。这是好或不好,自己判断。

今天把指甲做了鲜艳的粉红色,很娘很非主流。纵使我一纯娘们,也觉得有点别扭。希望不要吓到新同事。

谁也想不到,脾气火暴的我,会被强悍的司机骂得哑口无言。

我:司机,不好意思,请问一下,华景路口站在哪个位置停?

凶悍女司机:华景路口咯!

我:可是,刚刚不是过了吗?

凶悍女司机沉默,恶恨恨瞪我一眼。

我:是不是会调头过去?

凶悍女司机:你看我的样子像不像是要调头?!

我:……

凶悍女司机:看我的样子就知道要调头过去啦!!!问来多余!

我:我问一下而已嘛。

凶悍女司机:这有什么好问的?!看我的样子就知道我要调头啦!!!这也好问?!没看见我准备调头吗?啾!

我……你大爷的。真是没礼貌,奶奶的,气死我了。我真没用,竟然没有回骂,默默的坐回后面。

到站了,我下车的时候偷偷向她比了个中指,不过应该除了我谁也看不见。

呼,我原谅你,阿门。不过巡例诅咒你一下,减薪!!减薪!!减薪!!减薪!!

还引用一句名言:系你鄙视我既同时,我何尝吾系想一巴刮死你!

分享到微信

往时今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