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1爱与痛的边缘

台风过境。瓢泼大雨把城市里急着归家的人团团困住,只我一个人在街上走。大红色的裙子湿漉漉的搭在腿上,大风把伞吹得东歪西倒。我竟然有那么一刻希望风可以大到把我吹起来,握住伞柄像个降落伞一样,灰啊灰啊。

从准新家出来,雨竟然已经停了。我看着地上自己的倒影,想起那个世界尽头里与肉体分割开来独自生存的影子。人与影子分离,谁会最先死去?是没有心的那个。而影子,一开始就没有拥有心的权利。

无烟日,没有机会数到第十天。说来奇怪,其实今晚也不是特别冲动。只是很自然,走到烟店,有没有绿万?有的。然后就买了。我伟大一点想,这家店的绿万由头到尾就是为我一个人准备的,如果我不买,就滞销了。助人为乐,何乐而不为?

每周一下午的5-6点,例行的部门会议。永远都是那么的了无生趣的,而最难忍受的是明明已经无话可说,两个女人还要碎碎念碎碎念一大堆有的没的。o my god,我以后不会也变这样吧。

昨晚失眠,没有来由的。然后早晨被楼上的高跟鞋叫醒,上班途中后面也有一高跟鞋跟在后面,噔噔噔,我要死了。然后头痛一整天,这种感觉,是在崩溃的边缘,俗称:爱与痛的边缘。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

共有 1 条评论

  1. 2009年9月15日 上午2:27

    你参加过有那么哪怕一丁点意思的会议么?所以说,这就是生活。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