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0宜祭祀,余事勿取

在回来广州的路上,内环上塞得水泄不通,回头看见咸蛋黄般美丽的日落。奈何没带相机,只好在最后一刻用手机记录下这夕阳无限好。

临走前一晚,翻出我的百宝箱,里面是少年时的日记和书信。满满的一箱,都是那些青涩的回忆。

都过去了。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