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0两个男人

在事隔5年后的今天,我突然问自己是否已经准备好接受一份新的感情。

姗姗来迟的约会,这是一个不会让我等待却愿意等我的人。

其实我昨天晚上梦见他。但是他又好像不是他,好像变成以前的那个他,分不清真假。

答案是什么。

另外,突然发现有童真的男人,是特别可爱的。那个男人工作时雷厉风行,玩小游戏又无比孩子气。我注意到他似乎没有时间或者心思去修剪指甲,但我却丝毫不妨碍我对他的欣赏。也许就像我说的,因为我看到了他的发光点,这发光点掩盖了所有的不足。

那个梦,最后我找不到回家的路。在武汉街头,不知所措。

分享到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