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0最难唱的情歌

对谁亦没有多余的耐性,但我静下心来却想到你。听这一首《最难唱的情歌》,竟会这般伤感。

烟抽完了,便没再买。然后再抽小黑或有意或无意留下的卡碧。工作仍然是重中之重,但有时会有一点想要豁出去的冲动。小女孩热衷与小男孩约会,而我便迎着深秋黑夜的风坐上公车摇摇晃晃回家去。

总是忘记买咖啡,所以只好每天喝很浓的茶。这种健忘,是故意的还是真的脑子有问题,也不想去考究了。

今晚是交租的日子,对面房东没有回来。这个独居的女人,我有时会好奇她是否已婚,抑或是曾经已婚。我们仅一墙之隔,墙壁上有一条裂痕,破天荒会想她每天都从这裂缝看着我只穿内衣在屋里走来走去。也许我有被害妄想症。

就算他日会怎么,你要记得这首歌。漫天星光沿途散播,剩低你,剩低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