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1七年之痒

有人说,只有懂得平衡工作与生活的女人,才是成功的女人。说得好,我纵使从未奢望成为成功的女人,但也不曾想到落得如此失败田地。

今天是看似风平浪静的一天,但其实暗涌无数,多少人受了内伤,又有多少人心中窃喜。就如我这几天一直在念叨着一句话:有几多无情人,就有几多自作多情的人。不知你是哪一种有情人?

办公室空气不流通,很宽敞,也很窒息。每每走出去再走回来,一进门口便感觉一股屁味热浪迎面扑来,防不胜防。常常感觉自己眼睛要冒烟,再多眼药水也于事无补。

常常想要抽一根烟,但是没有人陪我,当然,更多因素是,我不愿意让这个环境下的人看见我私生活的一面。突然想想,还有一个月的光景,我便在广州这个城市浮沉了十个年头了。

大学生活于我而言,只有遗憾而毫无惊喜。

获得成长的当然还得从零三年说起。那一年,我开始工作,学会抽烟,认识了蕉,经历了卡卡的到访与离去。

零四年,有了小云小吉的陪伴,生命里出现了两个女人–小黑和包包。

零五年,黑暗的一年。小云小吉相继离去。陪伴我的有病魔与伤痛,以及各种决裂和抛弃。还有我坚强和勇敢的心。

零六年,燕子和千猫出现。常常在26楼后楼梯抽烟,女人与女人,总有说不完的话题和逛不完的街。

零七年,我和陈小多在寒冷冬天吹着江风一边哆嗦一边辨别着香烟的真与假,她送了我一本书,我对她发了一次火。

零八年,我开始成为一个工作狂,过着没有日与夜除了加班还是加班的生活。就在这一年,我突然一下子老了。

现在,我由一个工作狂成为一个有着强迫症的女魔头,总是没什么表情。只是我越来越不快乐,越来越焦虑。

我那天突然意识到,自己一直不能快乐的原因。但是我没有办法说出口,因为那就像在众人面前脱掉衣服一样难堪。很长一段时间,我没有去想所谓那些流浪与漂泊的梦。只是这些日子里,会突然想起,然后冲动。这时候会有一个声音阴深深的在我耳边说:你的房租水电生活费~~

是的,我泄了。

现在甚至不敢直视过路人的眼睛,总觉得自己好像缺少了一丝勇气,面对别人,面对生活,面对自己。

很多人劝我,劝我做一些对于我来讲极难的事情。例如,不要太认真,不要太执着,不要太在乎。又例如,不要把工作当成生活的全部。

我不明白人为什么总是要一直改变一直改变,变成别人认为的眼中的好。例如别人觉得看开点会好,就劝别人看开点。例如我觉得你跟他分手比较好,我就会劝你分手。为什么?我自己也常常充当这样的角色,但是我百思不得其解。这又是否真的好?这个世界难道还有真正的好与坏吗?

所以我越来越多讲的话是,如果你觉得对,就这样吧。我不知道对与错,我只知道别人口中的理智不是理智,自己的理智才是真的理智。

因此我极度讨厌现在的香烟公益广告,似乎只是为了营造恶心效果。抽烟的人甚至会比医生都更了解香烟的危害,只是如我此前所说,如果戒烟会让我思觉失调终日惶惶不知所以压力无处释放最终抑郁成疾,我宁愿选择随心所欲。

我给自己买了一双高跟鞋。即使知道很少会穿,但是,我想讨自己开心。



发表评论

共有 1 条评论

  1. 2009年11月20日 上午7:49

    嗯。。开心就好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