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0It's time to let go

应召女郎的生活又回归了。华景,天河北;天河北,华景。如此来回反复,我已没有了感觉。

明天又是受难日。总觉得日子过太慢,但汇报却来得那么频繁。两个月了,感觉像两年般漫长。

那个笨笨的男生让我很无奈。我问他为何从我身边经过也不记得叫我同去,他竟然来一句:单身人的总有这样的烦恼。95搭8,我可对你是否单身或已婚或是否已身为人父一点兴趣都没有。

最后在电梯,他突然掐着自己的脸说:其实我不是胖,我只是脸皮很厚。

冷得我直发抖,只要干笑两声以示礼貌。

保姆的日子不好过,特别是,承受两面夹攻的保姆。心水保姆,哪里找?

昨天突然冲口而出七绝诗句:踏破跌鞋无觅处,柳暗花明又一村。

看来我真是病得不轻。

浪漫温馨却带点悲情的爱情电影让人感觉舒畅,如沐春风。故意遗下雨伞,与她雨中奔跑,深夜等待,最后在街角分别。街角的祝福,永远不会过时。应该感动的一直都在,但却不识流泪了。

重回旧地,并不是每一次都让人感慨。更多的,也许是恐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