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苟且

3一个人的战争

现在是凌晨三点多,我才刚刚回来洗漱完毕。不想睡,突然想写一点字,倾诉一下最近关于我工作里的苦闷。是的,又苦又闷,恍似哑巴吃黄连般,有苦说不出。朋友们关心近况,问及如何,我都回答:不好。但如要细说,我又不知如何说起,只好说一言难尽。然后又躲到后楼梯去抽烟。

对待工作的态度,我是非常认真的,这应该也归功于我的性格里很重要的因素-执着。前几年,工作一直不稳定,处于一种漂浮的状态,我也本着青春尚有的态度让自己不太去克制。直到2008年,这一年里似乎终于我的工作开始走上了正轨。我很努力很努力很努力,当然也获得了一些肯定,我的心态很平静,就像一名苦练数年拳手在擂台上打倒对手一样,虽然兴奋但这是应得的,没有意外没有惊喜,只有踏实。

2009年,机会很多。用林小欣的话说,没有最好,只有更好。经过很多犹豫衡量和艰难选择后,我终于点头来了现在这家公司。工作是没有难度的,我要求的只是一个可以施展能力的地方,然后让我感受到有付出便有回报的正常逻辑,足够了。领导对我还是有一些优待的,也十分关心。像我这种人,当然会以十二分的努力来回报。到现在为止,在过去的七个月里,我没有让任何人失望,包括我自己。

2010年,事情发生改变。而我所坚持的,也发生变化。我本来想要留下来作出某些实质性的帮助,我很坦白承认这里面包含着私人感情因素。但是我始终没能预料到我会在这个决定生效前受到一些伤害和打击,所以我很狼狈的改变了决定。但是上帝总是喜欢一而再再而三的考验我的忍耐力,以致于让我变成一个太监。是的,太监,这是现在最适合不过的词语了。一个被阉割的男人,那种无能的感受,就是我现在的心情写照。

我每一天就在不停的写,写,写。大部分的时候一天也只写完一页,然后在第二天开始的时候又delete。坐在办公室里,我常常觉得不自然,面部表情也僵硬,因为感觉自己处于一个很难堪的处境。想起那天在总经理办公司,我面对她的时候,是如此无力反抗,点头微笑,说好。然后出来的时候,我问自己,是不是到了结束的时候。

也曾经想像过,如果真的做好了,也许一切都会不一样,因为我没有质疑过自己的能力。只是,这种安排让我觉得受到了伤害,像是孩子兴冲冲的跑来拽着你的衣角想给你看看她的小红花,你却转身给了她一巴掌。火辣辣。

如果说问我有没有后悔当天的决定,其实没有。在经历这么多次的选择后,我学会了为自己的决定和行为负责,不想轻易后悔。况且后悔只会让我更沮丧,不是吗?

我不知道这一次的忍耐期限到何时,虽然我的忍耐力常常超乎旁人想像。还是会把这次的工作作好,给你们满意的结果。汇报的那一天,是否就是离开的时候?我也不知道。

GOD,赐我力量吧,赐我光,赐我能量。又或者,赐我一个温暖的拥抱,我需要休息一会,喘口气。

发表评论

共有 3 条评论

  1. 2010年3月10日 下午6:20

    辛苦

    回复

  2. 2010年3月10日 上午11:30

    抽烟的女人。

    回复

  3. 2010年3月6日 上午8:18

    当你汇报的时候,也是你把工作做好的时候。那时你散发出的光芒足以刺伤他们的双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