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朋友 苟且

3小事两桩

星期三,对某部分人而言是一个特别的日子。例如淘宝店主,星期三似乎是法定的上新日。闹闹女巫,星期三是星座一周运程更新日。鬼知道为什么要挑在星期三,不前不后不早不晚的日子。闹闹说,本周起天蝎座要一弃先前懒惰作风,重新振作了。为毛啊为毛啊,我一直都是振作的,只是偶尔开开小差。

下午开会的时候发生一个小插曲,我拿着茶杯晃悠晃悠的去到会议室。某神经大条男自命潇洒的点燃一根烟,鼻炎发作的我受不得这烟味,于是正色道:好臭啊!神经大条男看了我一眼,不屑的说:是吗?那就不抽咯。我正窃喜,谁想他又来一句:怎么你也来开会啊?!我为他的疑问感到迷惑,于是看着对面的领导说:我不用来吗?那我走咯!高潮来了,领导突然怒斥神经大条男:这个由你来决定吗?!你管那么多干嘛?!

当时的我,是有点尴尬滴。但是也没放在心上,觉得小事一桩嘛。没想晚上和小乔峰、沈小渔吃饭的时候,他们竟然说我太过份了!当然,过份的不是指我引起的领导大骂神经大条男,而是因为我对领导一贯以来的态度让他们觉得领导实在是委屈,实在是对我太好鸟,我怎么能以怨报德。

天地良心(靠,我怎么那么讨厌这四个字),我可是毕恭毕敬的啊,像我这么努力工作而又态度诚恳的年轻人可不多了呀。不要笑,本姑娘还属于年轻范畴滴。但是,我还是虚心的接受了批评,并且保证以后一定会对领导越发尊重,像老佛爷一样供着他。这样,小乔峰和沈小渔才算罢了休。

昨夜阿蕉发烧,半夜独身前往医院打针。给我打了个电话,半死不活的说:我发烧了。这又让我想起2003年非典横行的年头,我大半夜的咳嗽不止轻微发热,于是吓得魂飞魄散的挂了个口罩就往医院奔去。俗话说得好,不去医院你永远不知道这个时候有多少人在生病。我滴妈呀,一到医院,全是戴着口罩咳个不停的人。我很快就跟他们混成一片,一边咳嗽一边排队候诊。终于到我了,医生只是看了我一眼,让我张口“啊”了一声,轻描淡写一句:感冒!就打发我走了。我心有不甘的说:会不会是非典啊?不问还好,一问惹怒了医生,他停下手中一切,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你以为非典那么好得啊?!我不敢多说,只好委屈的拿着诊单走了,心想:我不就想多确认一次嘛,干嘛这样凶啊,不是说医者父母心吗?我爹妈可不会这样挖苦我的。

好了,发泄完毕,洗白白去鸟。

往时今日

发表评论

共有 3 条评论

  1. 2010年3月18日 上午9:08

    hia,hia。
    我就是大条神经男。
    你废了。

    回复

    1. 2010年3月18日 上午9:09 回复

      邮箱多打了一个字母。杯具。

    2. 2010年3月18日 上午11:50 回复

      你果然大条神经!